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其实想做孩子,像我一样的

2018-07-09 01:11:25

最近一直在看《雪中悍刀行》,读到昨天刚读完。有两个特别有意思的几乎重叠的片段。一个是第一次被赶出家门行走江湖的世子徐凤年,刚刚回家,不给那个天下人不敢直呼其名的北凉王徐骁一点好脸色,说着就要追着打,而徐骁望着这嫡长子只是一个劲的陪笑脸,任着满腔的不满的徐风年发作。

而另外一个是当时已经是已经是新凉王,并且是天下第一人的徐风年,找到自己在外受罪的的女儿小地瓜,相认之后,小地瓜对徐年的态度颇冷,然而徐风年只是愧疚,不曾责备,哪怕说着就要拿着木刀要打,也不曾躲避。

那时徐凤年是儿子,大呼徐骁的名字,打骂那个爹,爹不曾责怪;后来徐凤年是爹,面对女儿,呼其名,打骂,只是愧疚。

纺织娘许清说“孩子越是懂事,做父母的越是觉得亏欠。”

或许没读过这书,不了解人物的处境与心路历程,也许不太懂得这其间的情感脉络。

但并不影响,我想表达的东西。

就在我读完那两个情节片段后,脑子才冒出的话,再往细微处斟酌还有从自己身上琢磨来的。

“当看多了比你大的人老去,死去,当看着比你小的一个个长大,你终于不能心安理得的觉得自己是个孩子,而去做着放肆不羁的事”

“当看多了老人已老,当瞧多了幼儿不幼,你再无资格懵懵懂懂像个孩子”

大学读了一年了呢,这是第二次放假回家,心情其实很沉重。因为相比曾经那无数次从外归家那种感觉——家里就是舒服,无忧无虑。如今确实是另外一番光景了。从踏上回家路的那一刻起,我想的 东西越发多起来,就想蜘蛛织网一般一圈又一圈,破了一次又织一次……

以前说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发现原来爸妈真的老了。而这时隔四个多月,我仿佛好些年不曾回家那般,回家——有些感觉真的怕那种直白的清晰感觉 。

以前我是个是什么样的人呢?就是那种什么事情都自己做主,然后几乎从来不考虑后果的人,而这期间,爸妈是我从来不列入考虑的对象。似乎理所应当,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他们就是我生活的局外人。

这真的不是什么太过火的话。我的生活始终在学校 ,所有的烦恼与麻烦全然与爸妈没有关系。他们很放心我,加之不懂的东西太多,也就更加不插手我的生活。

是什么时候第一次觉得他们开始插手我的生活呢?大概是从高三毕业那一次填志愿。我突然发现他们原来是有他们的想法的:他们希望我读书的地方能近些,专业可以让以后工作稳定一些,而以后工作最好也近一些。

我感觉我受到了极大的禁锢,我太渴望自由了。而事实上,这只是父母最单纯的希望而已。

所以那时候当我爸第一次很认真的跟我谈的时候,我哭得很厉害。

后来妥协了,近了,专业却不那么让他们如意,却不让我讨厌,其实多少有些侥幸。

按照他们得想法,其实始终还是希望我学医,或者读师范,当个医生,或者当个老师。再不济考个公务员。

而这些一直是我的“三不当”。我是抵触的,所以如今学习新闻,多少很是欣喜。当然只是那么一点罢了。

其实到了现在,他们依然希望以后我能干的事情是稳当的,在他们眼里的那种稳当。只是我不再像曾经那般不管不顾,有了很多思考。

有很多时候的慌张与纠结其实大多与这些事情相关——关于自由这个问题,每思考一次,都很伤伤神。

像我这样的人,总感觉有一天极有可能饿死。

但又实在不甘心,而当考虑的东西越发被我珍视,就有着各种情绪。

“你总有致命的缺陷,

就像一个漏水的碗”

我极其佩服大冰的洒脱,向往那个江湖。

“既能朝九晚五,又能浪迹天涯”真TMD酷。

写不下去啦。其实一开始的想法更多些,后来有些乱了,再后来可能忘了吧,所以便收尾吧。很感谢你能看到这里。

最后再重复的提一遍,我啊,真不想再当个孩子啦。每沉稳一分,我都会多喜欢自己一点,多好的事儿

“风紧,扯呼!”

我最酷啦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这个公众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