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行业观察| 一周文化传媒行业动态报告(2019.3.9-3.15)

2019-03-18 13:33:36

再往前数半个月,《延禧攻略》的“战国复刻版”《皓镧传》悄无声息地收官,压了一年多的《独孤皇后》悄无声息地开播。全新人挑大梁的《招摇》与《东宫》表现稍好,即便没有大爆,放在2019,已是妥妥的赢家。2017,都市剧大热。《人民的名义》、《那年花开月正圆》、《我的前半生》、《白夜追凶》接连爆屏。2018,古装剧大年。《延禧攻略》、《扶摇》、《如懿传》、《香蜜沉沉烬如霜》话题不断。

2019,依照开年这走势,都市剧又将风水轮流转?

头部玩家:喜忧参半

虽然2019年的日子都不算好过,相比电影,电视剧喜忧参半的老牌玩家们,坚挺依旧。

1.正午阳光

正午出品,必是精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这句简单直接的评价,成了被行业与市场双向认可的大实话。正午阳光作为一家年轻的小型内容公司,不提早先,单是近几个月,从《大江大河》、《知否》再到《都挺好》,每一部都是收视与口碑的双保障。

正午的作品都已足够熟悉,称他们为当下的业内标杆,相信没有几个人会反对。记者看来,正午最值得业内借鉴的一个经验是——与其贪婪地盯着全产业链不放,不如踏踏实实地,做好内容。17年,《外科风云》和《欢乐颂2》的口碑不力,让正午阳光从此前虚高的赞誉泡沫中清醒,董事长侯鸿亮果断砍掉了艺人经纪的业务。

于是,我们愈发看到,正午阳光成为了一个几乎没有短板的团队。策划、导演、选角、摄影、美术、道具、剪辑,每个部分单拎出来都是业内顶尖。评价的话,三个字:有审美。2019年,除了正在热播的《都挺好》,正午阳光还有军旅题材的《尉官正年轻》,与古装题材的《孤城闭》。

2.慈文传媒

1月底,老牌影视公司慈文传媒对外发布《2018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报告期内,慈文传媒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9.5—11亿元。

《花千骨》、《老九门》、《楚乔传》,这些慈文出品的爆款都曾轰动一时,不过来到2018年,慈文下半年攒足劲儿推出的《沙海》《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以及《回到明朝当王爷之杨凌传》都反响平平。事实上,细究的话,慈文的亏损并非是影视剧的锅,全资子公司赞成科技去年较大的商誉减值才是主因。

不过,慈文的未来似乎并不需要太担心,事实上,从改编金庸武侠,到扩展网生付费,再到转型泛娱乐平台,慈文的每次转型都走在了行业前列。2019年,慈文将继续主投主控的影视作品与爱奇艺进行分发合作。

除了已经杀青的都市谍战剧《风暴眼》,年内的计划合作包括《紫川》、《爵迹·临界天下》、《弹痕》、《脱骨香》、《不完美的缪斯》等剧集,以及与优酷合作的青春校园剧《等等啊我的青春》。

3.华策影视

在2018年总共推出了13部剧集的华策影视,不仅在数量上遥遥领先于其他的电视剧制作公司,而且在题材的丰富性上也雨露均沾,不愧是业内的资深玩家。可惜,《天盛长歌》的叫好不叫座令人惋惜,《谈判官》、《创业时代》与《甜蜜暴击》也收获一众差评。

而从年初《独孤皇后》豆瓣3.9分的反响来看,或许太过依赖大明星带量的旧法子,需要有所调整了。

2019年,华策及旗下的子公司依然有多部值得期待的电视剧上线。除了《独孤皇后》,《我的奇妙男友2》目前已在芒果TV上线。胡一天加盟的《绝代双骄》去年7月杀青,邓伦、马思纯领衔的《加油,你是最棒的》也已在今年1月杀青,同时《完美关系》、《悲伤逆流成河》、《爱情公寓5》、《长歌行》等类型不同的大IP之作,都具备爆款潜力。

4.欢瑞世纪

去年的欢瑞世纪,有点烦。重头戏《天乩之白蛇传说》作为暑期档的流量大户,不到半个月却忽然被下架。而就在“白蛇”下架前,欢瑞另一部即将开播的年度大戏《天下长安》也临时宣布:由于“播出版本和上线时间安排”,无法按原定计划播出。

一直走明星+IP路线的欢瑞,受益于近年来的IP热,以古装和玄幻等主力题材一路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宫锁珠帘》、《宫锁心玉》、《古剑奇谭》、《盗墓笔记》和《青云志》等皆为代表作。

不过,这个成功经验看起来无法复制到底,随着去年底号称“史上最严限古令”的出台,在15%限额的约束下,古装剧在集数上均出现了大幅度缩水。

面对市场的诸多变化,欢瑞也展现出足够强的调控能力。2019年,重整精神的欢瑞世纪在新剧题材上可以说是颇为丰富。古装部分,除了延播的《天下长安》,还有《锦衣之下》、《江山纪》和《听雪楼》等,热门的还有李易峰的两部新作《我在北京等你》、《隐秘而伟大》,以及侯明昊版的《盗墓笔记之怒海潜沙》。

5.新丽电视

同样心烦的,还有新丽电视。在电影之外,电视剧方面同样有吴秀波风波的受害者。与Angelababy主演的都市爱情剧《渴望生活》能否在今年顺利开播,目前还是个大大的问号。

不过,在被阅文集团完成收购后,新丽传媒,尤其是新丽电视,在2019年将把更多重心放在IP的改编上。老北京题材的《芝麻胡同》已经开播,收视随着口碑的回暖而逐渐走高。古装大戏《庆余年》将是新丽的年度重头,此前9月份就作为联合出品方腾讯影业的重要作品被特别介绍。除此之外,新丽的另外两部古装剧《熹妃传》和《雪中悍刀行》也是腾讯视频2019年待播的重要项目,不过由于对宫斗剧的限令,能否顺利开播还有待观望。

新锐玩家:期待爆款

1.柠萌影业

年轻的柠萌影业,从诞生之初便不满足于单纯的内容生产。拓展并打通产业链上下游是他们一直的目标。成立五年,柠萌的电视剧产量并不算高,从都市到古装皆有,《小别离》、《好先生》、《择天记》、《南方有乔木》与《扶摇》是他们的代表作。

在产业链上游,柠萌的主要动作是6000万投资了豆瓣阅读。目前来看,作为文青聚集地,相对小众的豆瓣阅读并未给柠萌带来直观的增益。与其首次版权合作的都市剧《金融街没有爱情》尚未有更新的消息传出。2019年,柠萌影业的新剧看起来竞争力不俗。联合企鹅影视出品的《九州缥缈录》有刘昊然+宋祖儿的吸睛组合,不过玄幻题材的疲软或许是个隐患。《小别离》的姊妹篇《小欢喜》,原班人马黄磊海清等尽数回归,如果能在话题性上选择共情强的小切口,避开如今的婆媳、创业与追梦等俗套主题,凭着主创的好感度,《小欢喜》有望爆屏一时。另外,还有杨洋、江疏影领衔的电竞题材新剧《全职高手》。

2. 嘉行传媒

昔日的“爆款制造机”嘉行传媒,去年显得低调很多。因为杨幂离婚导致的传闻中的估值缩水,看起来也是可以理解的“非战之罪”。而始终笼罩在杨幂“阴影”下的嘉行传媒,2019年的第一重头,是没有了杨幂的《三生三世枕上书》。换了热巴与高伟光主演的续集,能否再现前年“三生三世”的热潮,也代表着观众对玄幻题材还有多大热情。除了于完美影视联合出品的《趁我们还年轻》,嘉行的作品单中当然还是少不了杨幂,与霍建华搭档的年代剧《巨匠》同样值得期待。

3. 欢娱影视

开年的《皓镧传》,没能如预期那样,给欢娱影视带来《延禧攻略》式的荣光。不过,“欢娱制造”这样代表着精致与专业的名头,依然在业内开始叫响。于正作为幕后大佬,也保证了欢娱出品的新剧都不缺话题与热度。2019年,忘记《皓镧传》,欢娱影视还有古装剧《朝歌》、年代剧《烈火军校》与《鬓边不是海棠红》,后者有黄晓明、尹正、佘诗曼等加盟。

4.耀客传媒

耀客传媒总是给人一种莫名的神秘感。这神秘感来自在新三板一年半的“观光游”,来自前年摘牌后迅速获得阿里系投资与腾讯系跟投,也来自其牢牢握在手中的主控权。

几年来,《离婚律师》、《三个奶爸》、《女不强大天不容》、《幻城》、《好久不见》与《泡沫之夏》是耀客主控的部分成绩单。

2019年,一个潜在的爆款,是耀客传媒出品的《人民的财产》。尽管被告知这并非《人民的名义》的正牌续集,但《人民的财产》依然沿用了其故事背景,同由周梅森编剧,演员已知的有靳东、闫妮与赵立新。至于能否再次爆款达成,也需要当下的市场环境、观众心理同步配合。除此之外,耀客传媒今年还有张嘉译与张一山领衔的《大叔与少年》,古装奇幻题材的《永夜君王》,和因为吴秀波而很可能已被暂时搁置的谍战剧《无名侦探》。

5. 和力辰光

行业内,和力辰光始终是对现实题材情有独钟的那一个。电影《飞越疯人院》、《归来》、《冈仁波齐》,再到年代剧《北平无战事》,都是例证。2019年,和力辰光的年度大戏,是联合光线传媒出品的年代献礼剧《新世界》。故事关于北平解放前夕,22天里一对三兄弟的命运流转。从先期物料和演员阵容来看,电影质感将是《新世界》追求的目标。在年代剧愈发趋同的疲态下,《新世界》或许会带来一些新意。

在这之外,2019年你值得期待的电视剧影视公司与新作,还有这些—

2018年下半年开始,网络平台的整体剧集影响力开始明显高于电视台。腾讯仍是当仁不让的领头羊,携社交平台的优势,2019可能更加强势;爱奇艺专注内容,稳守前二;优酷看起来不上不下,可流量的下跌之困早已不是杞人忧天;反而坚持青春的芒果TV,发展比早已迷失的搜狐与PP视频等老牌平台来得更稳。

电视台方面,拥有最多资源的湖南卫视仍然大不可侵;江浙区的三大卫视在选材上颇具慧眼,每年的爆款大概率还将出自包邮区;但在收视率上完成突围的,是逐渐突显个性标签的北京卫视。

无论台还是网,最终的落点,都是这六个字:特色与辨识度。

年被称为“中国科幻元年”,还将陆续有《拓星者》《上海堡垒》《明日战记》等多部国产科幻电影与观众见面,其中包括《流浪地球》在内,多部影片的科幻特效都是由国产电影特效公司主导完成,这也从硬件上被视为中国科幻崛起的标志。《流浪地球》算是目前国内科幻电影特效的顶尖水平,也有不少观众和影评人从直观感受上认为,《流浪地球》的特效水准已经达到甚至超越了国际平均的特效水准,当记者向国内特效第一线的专业人士询问时,如果把它放在好莱坞科幻片坐标系中去比较,处于什么水准?丁燕来回答“跟美国最少差8-10年”,徐建认为“能到他们15年前的水平”。

到底中国本土的科幻特效水平达到了什么高度?在制作科幻片时,国内电影特效团队遇到了哪些技术难题?相比世界顶尖水平的好莱坞特效,国内电影特效还有哪些差距?国内电影特效公司生存现状如何?

与好莱坞的差距

工业化流程:

重在视觉开发、制作管理

虽然说《流浪地球》成功了,也并不在于特效做得多好,还包括故事、演员表演、美术、场景、灯光等一系列都OK了,这戏才能OK。如果说在任何一个部门掉链子,就不能说是一个好的作品。有时候不是说特效与好莱坞差多少,而是整体科幻片类型跟美国有差距。特效是跟现场所有部门相辅相成,不是一个单独的部门,一定是一个紧密配合的关系。PIXOMONDO北京公司的负责人也告诉新京报记者,谈特效,就必须要谈电影以及电影工业所处的整体环境。特效虽然是大规模依赖于技术、研发和流程的电影工业中的一环,但不是独立存在的,对各个部门的依赖性极高。而每当提起特效,都会谈到技术。但实际上,往往不被提及的,却是视效的视觉开发环节,以及视效制作管理环节。而这两块内容,是可以把国内视效整体推上一个阶梯的重要因素。

经验积累:

缺乏内部积累,亟须扶植

目前国内上映的科幻大片《阿丽塔》的特效由好莱坞维塔工作室制作,主角“阿丽塔”是数字人,国内的商业软件根本做不到,徐建说,这种特效都是内部开发和经验积累的结果。国内特效公司的经验都是靠制作商业片积累起来的,根本没有这种科幻类型的制作积累。如果没有快速催生方式,无法形成一个完善的成长。国内电影特效公司要想做成《阿丽塔》这样,必然要跨过那十几年的路。只有市场上有这么多类型的片子才能有机会去尝试。

技术人才:

年纪太轻,人力成本高

徐建之前在美国待了一段时间,他发现美国各家特效公司里大部分都是干了十几二十几年的艺术家在生产一线上,而国内特效公司生产一线的主力基本都是一些干了三五年的,有80%的特效公司主要成员可能都是从业一两年的。从经验、效率、艺术创造都完全没有可比性,并且国内的人力成本已经基本接近加拿大公司,“远打我们经验不如欧美,近攻我们价格干不过印度和东南亚。”

生存现状:

变数太大,容易背锅

目前国内特效公司遇到的最大的问题就是电影行业变数太大。99%的特效公司是按照工作量所产生的“人/天”做预算报价,最后在甲方那里呈现的是工作量。开始时人员、周期都计划得好好的,但电影是个艺术创作的过程,再严谨的流程也无法完全避免“变”,演员档期的变化、美术置景方案的变化、导演拍摄方案的变化、剪辑延期的变化……太多的变数导致特效制片计划被打乱,人力成本上升。但在甲方看来,总的工作量并没有太大的增减。如果后期特效部门对标电影美术组,就会发现,两者的部门配置和作用其实极其相似,都是为电影的视觉系统服务。但没听说过哪个美术指导干完一部电影说赔了钱的,顶多就是劳务价格低。因为美术组的所有人是剧组买单的,相当于承制方直接对到个人买单。不管拍摄时发生什么变化,剧组都按月发劳务。但是特效部门是作为账款最尾部最后结账的。

生存成本:

基本不赚钱,只能勉强活着

“目前来说只能活着”,聊及国内特效公司的生存现状,橙视觉创始人丁燕来如此直言。因为电影特效行业在国内没有多少年头,之前大家都只是用电脑来擦威亚,修修补补,也是近五六年制片人、导演才对特效重视起来,丁燕来相信未来会越来越好,但目前只能支撑着活下去。

他认为特效属于艺术创作范畴,不属于工业生产。如果是工业生产,就能很好地算出产量、投入、利润。但是艺术创作范畴,很难去用数字、产能和产量这种概念去衡量。虽然他们在特效制作中有一部分主导地位,但其实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导演或制片人。对于特效公司来说,它的成本非常高,但是剧组的预算又没那么多,这就需要做出妥协。

《流浪地球》没有请大流量演员,最大牌的演员是吴京,还是零片酬出演。电影的成本几乎都用在制作上。丁燕来觉得,没有把钱花在流量明星身上,而是重视制作,对行业来说是一件好事。但这种体量的制作,成本还是有点吃紧,“这几家特效公司应该都不挣钱,都是比较紧张的状态,不赔钱就是好事了。”虽然现在还没有最终结账,但丁燕来估摸着基本不赚钱,还有可能赔钱。因为电影制作周期太长,细节太多,橙视觉公司从2018年3月份一直做到2019年1月份,制作周期长达10个月,价格看着还可以,但投入的资源太多。

2019年3月12日,猫眼娱乐(1896.HK)与欢喜传媒(1003.HK)宣布达成战略合作。据悉,猫眼将投入3.9亿元港币(约3.327亿元人民币)认购欢喜传媒8.11%的股份。交易达成后,猫眼将成为欢喜传媒重要股东。不过,相较去年7月的公告,双方在认购总价、交易价格等方面进行了下调,相比之前预估的交易总金额9.53亿港币,下降59%,股份占比也从15%下降到8.11%。欢喜传媒由董平、宁浩、徐峥和项绍琨联合创办于于2015年,与其他影视公司相比,“导演核心制”是欢喜传媒最鲜明的特色,拥有宁浩、王家卫、徐峥、陈可辛、顾长卫、张一白六位股东导演,并与贾樟柯、文隽、王小帅、李扬、陈大明等知名导演有紧密合作关系。2018年5月,又引入了著名导演张艺谋。

猫眼投资欢喜传媒是一场各取所需的合作,对于猫眼来说,获得欢喜传媒旗下电影和电视剧/网剧项目优先投资权及独家宣发权,并绑定欢喜传媒合伙人徐峥、宁浩、王家卫、张一白、陈可辛、贾樟柯、顾长卫等一批国内顶级创作者。与此同时,欢喜传媒可以利用猫眼互联网娱乐服务平台的技术和流量资源,为其内容服务提供从数据到宣发的一系列服务。随着淘票票和猫眼双寡头局面的逐步稳定,二者的竞争会愈加白热化,这种竞争并不只是在线售票市场份额的竞争,还包括对优质内容的争夺。在欢喜传媒之前,猫眼已经与开心麻花、安乐影业、新丽传媒、坏猴子、亭东影业等制作公司建立合作。

今年2月4日,赶在旧历新年最后一天,猫眼娱乐正式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股票代码1896.HK,成为香港资本市场“互联网娱乐服务第一股”,入股欢喜传媒也成为猫眼IPO后首次资本运作。

日前,有网红电商公司之称的如涵控股递交赴美IPO招股书,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根据如涵提交的招股书显示:如涵有113个签约的网红,2019财年前九个月实现GMV共22亿人民币,收入8.56亿人民币,亏损5750万人民币,有1.484亿粉丝,91个自营网店(复购用户39%)。淘宝中国持有其8.56%的股份。事实上,这家公司在2015年之前业绩平平,市场的普遍看法是“规模小,盈利能力差,不具有投资价值”。但是2016年公司控股股东易主后,开始强力爆发。

知名网红推手成控股股东

与之前的业绩平平相比,2016年这家公司的业绩发生了神转折。数据显示,2015年年报营业收入302万,到2016年中报就增长到7756万元,而2016年底就达到了4.46亿元;2015年年报营业利润亏损252万,到2016年中报扭亏为盈至305万,到2016年年底营业利润达3899万元!2016年营业收入中报同比增速4020.22%,年报同比增速达14653.55%!

2016年底,如涵控股正式在新三板定向发行股票股(全部为无限售条件股份),以96.43元/股的协议价格,募集资金4.3亿元;与此同时,在认购人的名单中,阿里的身影赫然在列,出资3亿元,认购如涵控股311.11万股,占如涵控股总股本的9.58%,位列公司第四大股东。除了阿里巴巴认缴3亿元外,中信证券旗下青岛金石灏汭认缴5000万元,联想控股旗下君联资本认缴4000万元,而这已是君联资本第二次参投如涵控股,2015年10月,君联资本领投如涵控股B轮融资,金额在数千万元。

持续亏损是问题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从如涵控股的年报中可以发现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即高营收,低利润。据年报显示,公司2016年营收超过4.456亿,同比增长超过146倍,但净利润却仅为263.6万元;到了2017年,营收继续暴增近3倍,达3.05亿元,但净利润却亏损1531.9万元;如涵控股最新的招股书显示,公司2019财年前九个月收入8.56亿元,净亏损5750万元。网红孵化其实是个苦差事,比如成本高企。网红电商确实如人们通常所说的一样省去了从淘宝、京东等平台购买流量的成本,但是为了打造网红、维持网红的知名度和热度需要花费一笔不菲的网红维护费,其实就是变相的流量购买费用。

2018年,网络大电影共上线1373部,虽然数量相较于前两年有所减少,但是参与网络大电影的出品公司数量却在攀升。小编们统计了各大视频网站上线所有网络大电影的片尾字幕,梳理出了所有公司的名单,发现2018年“网大”出品公司数量呈爆发式增长,已达到2892家,相较于2017年的1431家上涨了102%(去掉了已下线影片的出品方)。在所有入局“网大”领域的出品公司中,有2449家公司只参与出品过一部影片,只有19家公司参与出品的“网大”数量在10部以上。除掉企鹅影视等背靠平台的公司之外,目前在网大市场中表现较为突出的影视公司,可以大致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入局较早、出品规模较大并且不乏爆款的头部公司,包括奇树有鱼、淘梦、新片场和映美传世文化;第二类则是出品量已成规模,但相对而言缺乏爆款,作品类型化特征明显的公司,比如精鹰传媒、蓝蓝蓝蓝影视、凡酷文化;第三类则是出品规模较小、依靠“爆款”驱动的公司,比如传影文化、完美建信和二友影业。

1.奇树有鱼:4部影片票房超千万,与多平台深度合作

2018年奇树有鱼共出品网大41部,其中出品6部,出品兼发行35部,公开数据显示,有4部影片的分账票房超过千万元,包括《张三丰之末世凶兵》、《四大名捕之梦妖灵》、《江湖学院》、《牧野诡事之神仙眼》。

奇树有鱼是网络大电影领域的早期入局者之一,近两年公司一直致力于IP开发,2017年9月公司首次提出“网络电影IP化”战略,此后一直在这一方向深度布局,包括与爱奇艺合作“奇光计划”储备优质的经典港片IP、与腾讯视频共同发布“南粤警星计划”对公安系统内真正英模事迹进行IP改编、与芒果TV共同发布“芒果树计划”吸收掌阅集团旗下的优质女性向题材IP、与优酷共同发布“新武侠计划”开发优质武侠小说IP、与吉吉向上共同对经典小说《牧野诡事》的IP改编等。去年,依托这些计划奇树有鱼所推出的诸多作品已经拥有较为亮眼的市场成绩,比如《四大名捕之梦妖灵》、《牧野诡事之神仙眼》。

2.淘梦:2部影片跻身全网票房TOP3,多元业务深度布局

2018年淘梦共出品网大32部,其中出品5部,出品兼发行27部,整体规模名列前茅。其中也不乏爆款,《大蛇》和《齐天大圣·万妖之城》分别以5078万的票房和4036万的票房成绩荣获去年全网分账票房榜的冠军和季军。淘梦也是网络大电影领域的早期入局者之一。 2015年,以互联网影视众筹平台起家的淘梦开始接触网络电影发行业务,并凭借参与出品发行的《道士出山》一战成名,以28万的制作成本获得1500万的分账收入。之后,淘梦又接连推出《斗战胜佛》、《降龙大师》、《血战铜锣湾》系列等多部获得高票房的影片。

淘梦在项目选择时注重类型多元化,涵盖剧情、动作、玄幻等多种题材。淘梦的内容布局广泛,与其多元的业务不无关系。2017年,淘梦宣布正式成立“淘梦控股公司”,旗下设有淘梦影业、淘梦文学、铠甲娱乐、淘梦娱乐等子公司,集合互联网IP孵化、制作、出品、营销、发行、衍生开发等为一体。淘梦对网大产业链的深度布局,使其赢得投资者的青睐。去年3月,淘梦获得了来自创维集团、达泰资本和百度视频的4000万人民币的B+轮融资。

3.新片场:5部影片分账超千万,设公司主营网大业务

2018年,新片场共出品电影25部,其中出品7部、出品兼发行18部。《狄仁杰之蚩尤血藤》、《宝塔镇河妖之诡墓龙棺》两部影片的市场表现最为亮眼,分账票房均超过1600万,位列2018年全网分账票房榜TOP20。此外,还有3部作品票房超千万。

新片场成立于2012年,起初是在线社区,致力为影视创作人提供沟通平台和发行服务。2015年底进入网络大电影领域,以宣发业务起家。2016年底,公司成立新片场影业,聚焦网络大电影、网络剧的出品发行业务,推出《四平青年之浩哥大战古惑仔》《痞子兵王之特种使命》《大风水师》等成功作品。2017年,新片场影业分别和优酷、爱奇艺展开深度合作,依托“HAO计划”、“比翼新电影计划”,去年推出包括《灵契》《私人英雄》和《白门五甲》在内的多部作品。目前,新片场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互联网影视出品发行平台之一。去年3月,新片场还获得了来自北京文心奇思基金的投资,市场估值11.17亿人民币。

第二类:出品量已成规模,作品类型化特征明显

1.精鹰传媒:10部票房过千万,成员多数来自“电视湘军”

2018年,精鹰传媒共参与出品42部网大,主要以跟投为主。其中,公司参与出品的《大蛇》以5078万的分账票房占据榜首,《齐天大圣万妖之城》以4036万排名第三;此外,精鹰传媒联合其他公司出品的《黄飞鸿之南北英雄》、《二龙湖疯狂代驾》、《宝塔镇河妖之诡墓龙棺》等也表现突出,均取得了1300万以上的分账票房。经统计,公司所出品的影片票房达到千万元以上的有10部之多。精鹰传媒于2014年挂牌新三板,旗下设有影视制作、广告运营、内容电商、影视教育多个板块,精鹰传媒的大多数成员来自于“电视湘军”,曾经制作过多部综艺节目,拥有相关的影视制作经验以及良好的媒企合作关系。此外,其主要以跟投的方式参与头部网络大电影的出品,在一定程度上也提高了成功率。

2.蓝蓝蓝蓝影视:专注开拓女性向题材,与新入局者芒果TV合作密切

2018年,蓝蓝蓝蓝影视共出品网大18部,其中出品8部,出品兼发行10部。虽未有爆款作品出现,但去年蓝蓝蓝蓝在网大市场中的投资回报率名列前茅。根据爱奇艺公布的《2018网络大电影年度报告》显示,其旗下全资子公司安之若素影视的票房分账金额位列爱奇艺平台的第10位,而根据观察发现,母公司蓝蓝蓝蓝与安之若素基本上在所有参与影片中都同为出品方。去年1月,蓝蓝蓝蓝获得了来自天和文化基金的B+轮融资,成为网大市场中2018年为数不多获得融资的出品公司之一。

2014年,蓝蓝蓝蓝凭借《白衣校花大长腿》系列试水“玛丽苏”题材影视剧,以超10亿的点击量引得业内关注。此后,公司深耕这一领域,又出品了多部玛丽苏题材的网络大电影,并获得不错的市场成绩,其中《盲少爷的小女仆》《豪门少女寂寞心》分别以981.7万元和772.8万元跻身爱奇艺2016年网大分账票房排行榜TOP20。蓝蓝蓝蓝对女性向题材的深耕,获得2018年新入局者芒果TV的高度关注。据统计,芒果TV全年上线的15部网大中,由蓝蓝蓝蓝出品的作品占到4部。皆以女性向题材作为主打方向的蓝蓝蓝蓝和芒果TV,未来是否能在这一市场中强强联合,值得期待。

3.凡酷文化:宣发经验丰富,出品发行并重

2018年上海凡酷文化共出品18部网大,出品6部,出品兼发行12部,规模在2018年的所有网大公司中位列TOP10之内。其中,《总裁别太坏之契约娇妻》、《夺命追凶》市场表现较好,分别位列播放平台腾讯视频、芒果TV的第10位和第1位。

凡酷文化成立于2014年,2016年开始在网大领域发力。公司在宣发方面经验较为丰富,因此在出品的同时也较多地涉及发行业务,通过采用线上和线下联动的营销策略,帮助作品获得较为不错的市场表现,比如《西游记之锁妖封魔塔》、《异能机友之东京龙珠》等作品都曾获得较高的播放量。公司依托规模较大的影片出品&发行量和成熟的宣发策略,目前已经在网大市场中站稳脚跟。但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凡酷文化出品的影片遇到了一些审查方面的问题,比如去年出品的《蒲女团终章》和《捉妖大仙》虽然票房过千万,但均已从平台下架,随着政策的收紧,凡酷文化可能亟需调整战略思路。第三类:出品规模极小、依靠“爆款”驱动

1.杭州传影文化:出品量少而精,兄弟合作

2018年传影文化共出品4部网络大电影。尽管2018年公的出品数量有限,但是经济回报颇丰,其参与出品的《齐天大圣·万妖之城》荣登2018年全网网大分账票房榜第三名,分账收入达到4036万,此外《四大名捕之入梦妖灵》的票房也达到1300万。

2.完美建信:依靠“灵摆”IP实现网大“开门红”

2018年完美建信初次涉足网络大电影领域,尽管只出品两部网大,但是其表现十分亮眼,《灵魂摆渡·黄泉》凭借4583万一举拿下2018年全网分账票房榜亚军,并在豆瓣获得7.1的高分。《灵魂摆渡·黄泉》的成功,离不开其依托的超级IP《灵魂摆渡》。《灵魂摆渡》是完美建信自2014年开始接连三年打造的爆款系列网剧,借助《灵魂摆渡》原有的深厚粉丝基础,以及较为精良的制作水平,影片帮助完美建信拿到了“开门红”的好成绩。

近年来,网大市场呈现一派繁荣的景象:分账天花板不断被打破,短短五年间由六十多万上升至5000万;各大视频网站投入力度不断加大,平台分账金额不断攀升,据统计爱奇艺给前20位的头部影片的分账金额就已经突破3亿;此外,一些传统头部影视公司和大导演、明星也开始看重“网大”的发展潜力,纷纷入局网大市场。据有关数据估计,2018年“网大”的整体市场规模达到了30亿元。但是,在繁荣的背后,我们也需要警惕一些问题。一方面,随着政策环境的不断收紧,网大与院线电影的审核标准不断趋同,这对主创团队无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另一方面,目前虽然影片票房分账不断增长,但实则是视频网站将大量的包月会员收入投入补贴的结果,各大视频网站都还处于烧钱状态,一旦平台决定停止补贴,“网大”市场最为依赖的变现渠道就会受到极大影响。

一周电影票房

一周电视剧排行

一周网剧排行

飞马星火

飞马星火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是专业投资机构,备案号P,主要从事私募股权类投资。围绕着大文化,大数据等新兴产业进行全产业链布局。公司目前已成功推出飞马新三板文化传媒基金,千和飞马投资基金,苏州星火众达产业基金等多个产业基金,已完成数十家优质企业投资。

就可以关注我们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