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东方玄幻口碑大作,知名网络大手子,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2019-03-12 17:48:19

哈喽大家好我是百家东风,今天给大家推荐的是东方玄幻,是由知名的网络大手子们写的,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

《灵域》作者:逆苍天

三万年前,自称为“神”的搏天族入侵灵域,百族奋起反抗,最终惨败,人族率先投诚,百族随后相继臣服。之后万年,所有种族皆被神族奴役,被严酷对待,生活在恐怖阴影中博天族的征伐脚步,并未就此停止,以灵域为起始冲入各大秘境空间,四处树敌开战,战力消耗巨大,终被百族觅到机会一举击溃,不得不远遁域外星空三万年后,在神族已成为古老传说的时代,一个拥有有搏天族血脉的失忆少年,被寄养在一个小小家族,苟延残喘着,静候血脉觉醒的那天到来。

精彩部分:

“只是玉手花这样吗?”凌承业还怀有希望地询问道。凌承志苦笑,“玉手花还算是好的,寒蕴草和蛇冠花的药圃更加不能看,枯死的更加厉害。今年,向星云阁缴纳的药草,怕是很难凑齐了……”

凌承业神情一变,沉喝道:“到底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凌承志满脸苦涩,心里面也是疑惑不解,“从秦山两年前去世开始,药圃的药草收成就一季一季的交替减产,减产归减产,还是可以接受,供给星云阁也没问题,也怪我,由于忙于冲击境界,没有将此事重视起来。”

“等我意识到不妙的时候,我认为我还能控制,我花费了不少心思在灵药培植和调理上,希望能够扭转局面。然而,我没有预料到是,从三个月前起,药草逐渐出现枯萎现象,我还没反应过来,药圃内的药草已经大片大片凋谢……”凌承志沮丧垂着头,一副任打任骂的模样,倒是没有敢推卸责任。凌承业垮着脸,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然道:“药圃药草的枯败,和秦烈有什么关系?他常年处在药山山腹的矿洞内,应该从来没有来过药圃,他能影响那些药草?老三,你凭什么认为秦烈会有嫌疑?”

《将夜》作者:猫腻

这本小说讲述的是一段可歌可泣可笑可爱的草根崛起史,一个物质要求宁滥勿缺的开朗少年行。小说基于修真世界,却又胜于修真,讲述了人定胜天,花开彼岸天的历史,引人深思。

全书前半部分讲述主角突破修炼难关,提升了自身修为,报了家仇;后半部分讲述主角身边人物和环境突变,国运逢危,风雨飘摇,一众人竭尽全力,扭转乾坤,挽救危局。主角能力到了后期也未出现其他修真小说中“天下第一、所向无敌”的情况,所以情节更加曲折耐看。全书前半部分可为修真小说佳作,后半部分另辟蹊径,堪称修真小说神作。

精彩部分:

漫长得似乎要把桌旁对战二人肺里所有空气全部榨干的划拳终于结束,黑发少年地挥动右臂,宣告自己的胜利,极为开心地一笑,左脸颊上露出一个可爱的酒窝。少年的对手却不肯服输,坚持认为他最后在喊谁时变了拳,于是房间内顿时陷入一片激烈的争吵,在旁观战的军卒各有立场倾向,谁也说服不了谁,就在这时不知道是大吼一声:“照老规矩,听桑桑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房间一角,那里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女童正在地搬动水桶,身材矮小瘦削,肤色黝黑,眉眼寻常,身上那件不知她主人从哪儿偷来的侍女服明显有些过于宽松,下摆在地上不停拖动,搬着可能比自己还要重的水桶,明显非常吃力。那名叫桑桑的小侍女放下水桶转过身来,军卒们紧张地看着她,就像是赌场上的豪客们等待着庄家开出最后的大小,而且很明显这种场景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小侍女皱眉看了一眼那名少年,然后望向桌对面那名犹自愤愤不平的军卒,面无表情说道:“第二十三回合,你出的剪,他出的拳,但你说的是他,所以那时候你就已经输了。”

房间里响起一片哄笑声,众人就此散开,那名军卒骂咧咧地给了钱,那少年开心笑着接过钱钞,用手在胸前油渍上擦了擦,然后拍拍对方的肩膀表示诚挚安慰。

“想开一些,整个渭城……不,这整个天下,谁能赢我宁缺?”

《雪中悍刀行》作者:

有个白狐儿脸,佩双刀绣冬春雷,要做那天下第一;

湖底有白发老魁爱吃荤;

缺门牙老仆背剑匣;

山上有个骑青牛的年轻师叔祖,不敢下山;

有个骑熊猫扛向日葵不太冷的少女杀手;

这个江湖,高人出行要注重出尘装扮,女侠行走江湖要注意培养人

气,宗派要跟庙堂打好关系;

而主角,则潇洒带刀,把江湖捅了一个通透。

精彩部分:

“笑你个大爷,老子现在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年轻人翻白眼道,他是真没那个精神气折腾了。两千里归途,就只差没落魄到沿路乞讨,这一路下水里摸过鱼,上山跟兔子捉迷藏,爬树掏过鸟窝,只要带点荤的,弄熟了,别管有没有盐巴,那就都是天底下最美味的一顿饭了。期间经过村庄试图偷点鸡鸭啥的,好几次被扛锄头木棍的壮汉追着跑了几十里路,差点没累死。

哪个膏粱子弟不是鲜衣怒马威风八面?

再瞧瞧自个儿,一袭破烂麻衣,草鞋一双,跛马一只,还不舍得宰了吃肉,连骑都不舍得,倒是多了张蹭饭的嘴。恶奴就更没有了,老黄这活了一甲子的小身板他光是瞅着就心慌,生怕这行走两千里路哪天就没声没息嗝屁了,到时候他连个说话的伴儿都没有,还得花力气在荒郊野岭挖个坑。尚未进城,城墙外头不远有一个挂杏花酒的摊子,他实在是精疲力尽了,闻着酒香,闭上眼睛,抽了抽鼻子,一脸陶醉,真贼娘的香。一发狠,他走过去寻了一条唯一空着的凳子一屁股坐下,咬牙使出最后气力喊道:“小二,上酒!”身边出城或者进城中途歇息的酒客都嫌弃这衣着寒碜的一主一仆,刻意坐远了。

生意忙碌的店小二原本听着声音要附和一声“好嘞”,可一看主仆两人的装束,立即就拉下脸,出来做买卖的,没个眼力劲儿怎么样,这两位客人可不想是掏得出酒钱的货色,店小二还算厚道,没立马赶人,只是端着皮笑肉不笑的笑脸提醒道:“我们这招牌杏花酒可要一壶二十钱,不贵,可也不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