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梅里传说之:白袍战神陈庆之

2019-03-12 05:36:21

这是左眼与右眼的第 32 篇文章

梅里传说之:白袍战神陈庆之

古阳羡之地,山与水交相辉映、水与山相得益彰,登船临湖可观山水苍茫,泛舟湖上即见水山秀丽,到处是秋山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鹭齐飞的美景。

一个地方,如果兼有山之沉稳与水之灵动,则必然物华天宝、地灵人杰。

古往今来,这里不但文脉源远流长,先后走出过8位状元、10位宰相、385位进士,而且武风兴盛、名将辈出,周处、陈庆之、卢象升等留下不尽的传奇。以下简述陈庆之在梅里留传的部分民间故事……

名师大将莫自牢,

千军万马避白袍。

陈庆之(公元484年―539年),字子云,义兴国山(今江苏无锡宜兴)人。

说起古之良将,陈庆之是最应大书特书的。

原因在于,他一身传奇,从小小棋童出身,41岁才带兵征伐,平生大小47战,几无败绩。但身后名薄,留下的历史痕迹少之又少,以至于当代无人能详尽细致地还原其生平功业。当代人只有从《南史●陈庆之传》略窥一斑。

1969年,毛主席在湖北武汉读《南史●陈庆之传》时也曾手不释卷,高度推崇:“再读此传,为之神往。”

有鉴于此,不少有识之士都曾雄心勃勃想要还原其辉煌一生,从最近几年的影视剧即可见些眉目。

比如胡歌扮演的《瑯琊榜》中之梅长苏:

以及胡歌、鹿晗、李沁等主演的《雪中悍刀行》中的陈芝豹:

胡歌主演的《雪中悍刀行》中的陈芝豹:

都是以陈庆之为原型的。

然而,影视作品更多只是穿凿附会。在阳羡古地留传的民间故事之中,陈庆之之所以步入传奇人生,之所以一袭白袍,都与国山陈氏家族传承围棋之术有关。因梁武帝萧衍位尊,下围棋时必执黑先行,陈庆之每局以白子陪伴 ,久而久之,习惯以白色排兵布阵,终成后来“千军万马避白袍”之势。

《瑯琊榜》中的梁武帝

梁武帝善弈,棋风嗜好拼杀,力量之大确是一代王者,非棋中圣手不能对局。再加上地位尊贵,常人无法放胆拚斗,束手束脚之下更难恰到好处。往往水平再高,但几局下来萧衍总是感觉赢得容易、趣味索然。

陈庆之则不同。一方面,陈庆之家学渊源,五岁学棋,根基扎实;另一方面,他天性淡泊,天分极高,棋风轻灵,往往能推陈出新、棋无定法,在几次陪萧衍手谈时更独辟蹊径,着磨出周旋之法以消解对方强大的杀力,棋盘争斗时恰如一叶扁舟在狂风暴雨中飘摇不定,但始终起伏不沉。

半年来,梁武帝虽然还是每次赢棋,但赢得越来越不容易,霸气的杀棋面对陈庆之高山流水般的布局总难以迅速奏效,好不容易逮住白棋做正面交锋,但很快白棋就从贴身肉搏中脱身而去,在周边另辟战场,弄得梁武帝杀也不是、追也不是。

陈庆之下棋很有耐心。棋盘上纵横十九道格线,皆为刀刻。他端坐于棋盘前,下垂的眼皮圆满如月,眼缝中偶尔一亮,似流水的闪光。

有段时间,陈庆之病了,无人陪梁武帝通宵下棋。这下可闷坏了武帝,立马把御医派去替陈庆之诊病,每天都打听陈庆之的病情。七天后,陈庆之病愈,于棋道又有了新的感悟。

据陈庆之说,病是人体阴阳失衡,只要找到平衡点,小病能不药而愈。这场病让他明白,棋盘如人身,也有一个隐秘的平衡点,以后的棋他会感知这个点,这个点就是他下棋的依据。

多说无益,棋盘上见真章!

几天下来,梁武帝直说遇上怪事了。不管他怎样变化布局、杀法,每局的结果都是梁武帝以半目的微弱优势获胜。

陈庆之的确已经找到了棋盘上的平衡点。

一个多月的连番杀伐后,梁武帝趣味萧然,不再惦计找陈庆之下棋。联想到棋道如兵道,自己贵为天子,无法直接领兵出征,陈庆之虽身体文弱,难开弓弩,不善骑射,但却富胆略、善筹谋,由他带兵,直如自己挂帅一般,回来让他把诸般杀伐过程如围棋复盘般讲述出来,好比自己御驾亲征。

普通六年(公元525年)正月,陈庆之41岁始领兵,北魏徐州刺史元法僧叛乱不成,在彭城投降南朝梁,并请求梁武帝派兵接应。梁武帝以陈庆之为武威将军,与胡龙牙、成景俊率梁军前去接应。 回军后,陈庆之任宣猛将军、文德主帅,并率2000人送豫章王萧综入镇徐州。

同年五月,魏遣安丰王元延明、临淮王元彧率2万来拒,设置防御工事。元延明先遣其将丘大千筑垒,以切断梁军的进军路线。陈庆之进逼其垒,梁军一鼓便击溃魏军营垒。

自此一发不可收拾,陈庆之开创了一例又一例以少胜多、战如飙风的经典战例。

陈庆之和部下皆穿白袍,一路上所向披靡,所以洛阳城中童谣曰:"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兵万马避白袍"。陈庆之又以七千之众,从铚县至洛阳,前后作战47次,攻城32座,皆克,所向无敌。

陈庆之为了争取战略上的主动,带领自己的七千白袍军渡过黄河,驻守中郎城。在中郎城下,和北魏大军展开鏖战。陈庆之处于绝对的劣势,但仍然在中郎城阻截了尔朱荣三天,损失惨重。 尔朱荣用木头做成木筏,从硖石渡河,与元颢战于河桥,元颢大败,元颢逃到临颍,遇贼人被擒,洛阳失陷。 陈庆之只好带领手下的人马开始向南梁撤退,尔朱荣亲率大军追击。陈庆之在蒿高遇到了山洪爆发。正在渡河的梁军被洪水吞没,陈庆之本人幸免于难。失去军队的陈庆之化妆为一个僧人躲过尔朱荣大军的搜捕,逃到豫州,在豫州得到当地人的帮助,才辗转返回南梁。回到南梁,萧衍对陈庆之大加封赏,升陈庆之为右卫将军,永兴侯,封邑一千五百户。

十二月,梁武帝以陈庆之为持节、都督缘淮诸军事、奋武将军、北兖州刺史。时有妖僧自称天子,当地豪强蔡伯龙也起兵与之相应,众至三万人,攻陷北徐州。济阴太守杨起文弃城而逃,钟离太守单希宝被害。梁武帝诏令陈庆之前去征讨,并亲自临白下城为其饯行。陈庆之受命而行,未到十二天,便斩蔡伯龙、僧强,传首建康。

大同五年(539年)十月,陈庆之去世,时年五十六岁。梁武帝以其忠于职守,战功卓著,政绩斐然,追赠他为散骑常侍、左卫将军,赐鼓吹一部,谥号“武”,还诏令义兴郡发500人为其会丧。 长子陈昭继承他的职位。

猎犬终须山上丧,将军难免阵前亡。

1500年后,当我们隔着飘散殆尽的狼烟,追溯那风云激荡、寒光铁衣的剥蚀岁月,在感染一腔热血之后总难免还要伴随一声长长的叹息吧!

左眼与右眼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