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这本小说文笔超惊艳,它把《诛仙》挤到了榜尾,无可挑剔堪称完美

2019-03-09 13:01:14

大家好,冬日小暖阳的我又来推书了,不知你们看我推荐的小说开不开心呢?,很高兴能够给各位大大带来能在闲暇时享受悠闲时光的小说,今天我会给大家带来一些超好看的小说。希望正在看这篇推荐的品貌非凡,英俊潇洒,倾国倾城的小哥哥小姐姐如果觉得有用的话就小女子的文章点个赞吧,今天小女子我给大家

推荐【这本小说文笔超惊艳,它把《诛仙》挤到了榜尾,无可挑剔堪称完美】

第一本《雪中悍刀行》作者:烽火戏诸侯

【这本小说文笔超惊艳,它把《诛仙》挤到了榜尾,无可挑剔堪称完美】

精彩内容:

靖安王妃点头道:“好!我偏不信天子连一个口头责罚都不给你!”

徐凤年趁热打铁说道:“赌注你来想。”

裴南苇也果决,沉声道:“好。”

徐脂虎不介意这种小打小闹,对付女子,弟弟拿手得很呐。她挪了挪位置,靠着世子殿下,问道:“曹长卿武功真如世人所吹捧的那般了不得?”

徐凤年长呼出一口气,轻声笑道:“厉害得一塌糊,生猛得涂稀里哗啦。”

徐脂虎小声问道:“那姜泥?”

徐凤年没有说话。

他能胸有成竹地与裴南苇打赌,连赌注环节都藏了心机,便是吃定了心高气傲的靖安王妃不是精明生意人,一旦输给自己,盈利反而要大过由自己说出的赌注,但是对上了打不过骂不过更算计不过的曹官子,实在是无可奈何,武道成就一旦到了顶点,自有傲视群雄的资格。

曹长卿首次闯入皇城时如入无人之境,口中所说更是霸气得无以复加:诛赵自是平生志,莫笑儒臣鬓发苍。楚剩三户又如何,我入皇宫如过廊。

对于这种不惜姓命如同走火入魔的高人,不说徐凤年,几乎谁都奈何不得,除非齐玄帧之流陆地神仙出世,否则恐怕连王仙芝都挡不住曹青衣拼死要做的事情。那一番亭下对敌亭上,不是说曹长卿便能稳败老剑神,只是对于此生不忘西楚的曹棋诏来说,认定了的事情,漫天仙佛都可无视,当年数千铁甲禁卫在前,照样一路杀将过去,王仙芝在楼顶,便一气登楼,今曰李淳罡在前,自然也是走上前去,曹青衣的浩然正气,倒是与李淳罡的剑意殊途同归。

第二本《永夜君王》作者:烟雨江南

精彩内容:

看到这诡异的一幕,所有的狼人都警惕地看着周围,保持狼形的几个则在巨大的危险感觉下干脆竖起了颈毛!

突然之间就没有了风,夜也显得格外的寂静,黑暗如同有了重量,狠狠地压在狼人们身上。

在全世界都仿佛瞬间失声的寂静中,响起了脚步声,每一记都好像碾压在所有生命的心脏和灵魂上。

然后从深黑夜色中走出了两个人。

一个是身材高瘦的老人,他有着一头雪白的头发,脸格外的方和长,双眼眼角深深下垂。这是一张带着浓郁亚平宁大陆风格的面容,能够让人一眼就记住。他的白发没有一根杂色,从脸颊两边垂下,末端形成了一个个极富装饰意味的花卷。

而另一个则是名身材娇小的少女,她有着一张异常甜美的小脸。苍白的肤色上,如血一样的红唇格外刺眼。少女束着长长马尾,黑色披风的领口高高立起,露出边角上缀着的血色纹饰,娇艳而又诡异。

白发老人柔声说:“真没想到,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地方居然聚集了这么多的野狗,难怪隔着很远就能够闻到浓浓的臭味。”

“另外这里发生了一些十分有趣的事情,似乎我们有一些低等的族人在内讧?”少女说。

白发老人抬起头,深深地吸了口气,说:“猜猜我闻到了什么?那是最上等的秘银味道,哦,危险,却带着死亡的美感。而且炼制它的还是一位值得尊敬的真正对手。呵呵,这个小地方居然会这么热闹,真让人意想不到啊!难道这就是命运的召唤吗?”

少女一脸厌恶地扫了一眼狼人们,说:“如果不是这些野狗身上的味道太大,我也能够闻出秘银的味道。”

听到少女毫不留情的侮辱,狼人们纷纷发出愤怒的低吼,但是对危险的极强烈直觉却让他们止步不前。

狼人的老者手握木杖,向前走了两步,沉声喝道:“你们来自何方?这里是黑魇部落的领地!”

白发老人微笑着说:“黑魇,那是什么东西?至于我们来自哪里,这不是你需要知道的事情。一头快要死了的老狼,不要保持那么强烈的好奇心。好奇心,那是只应该属于年轻人和上等种族的东西。”

第三本《间客》作者:猫腻

精彩内容:

王猛士官揉了揉依然隐痛的额头,低头咒骂了几句什么,他们这一群人被许乐打倒了五个,真是旅程之中最难堪的一幕。周瑾叹了口气,在窗边负着手,对着几位同学说道:“没什么好抱怨的,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怀恨在心也没有什么意义。”

“是啊,毕竟我们是职业军人,并不是专门研究技击的。”那名女士官轻声宽解诸人,这话说的倒也不错,如今的军事学院虽然还是很看重军中格斗技的锻炼,但真正决定一名军人素质优劣的,还是综合素质的考量,比如各式交通工具甚至飞行器的操作技能,各种制式武器的操控,关于个人武力,就算强到极点又如何?

“不要忘记,他也只是个退伍的小兵。”周瑾微微转过身体,看着这些以自己为首领的同学们,忍不住叹了口气,摇头说道:“不止你们,包括我在内,但凡西林出来的学员,眼睛一惯长在头顶上,连上林的三大军事学院也不怎么瞧得起,然而谁能想到,我们这么多人,居然被一个刚退伍的小兵打倒了……”

“真是悲剧啊。”周瑾唇角一翘,自嘲十足地说道。

走廊转角处安静了起来,那名女士官心头生出无奈,下意识里用军靴踢着墙壁。忽然间王猛放下了揉太阳穴的手掌,闷着声音说道:“那小子看着老实,其实下手挺黑,我可不相信他是真的对小姐好。”

“别找理由。”周瑾瞪了他一眼,“自己想报复就是想报复。”

“我就是想把这个场子找回来。”王猛恼怒地说道:“我还不信了,我居然会打不过一个小个子!不行,明天就要到上林了,今天晚上我要去找他,你放心,这次纯粹是较量。”

“不要胡闹。”周瑾面色微沉,训斥道:“上次在房间里能动手,那是因为船长大人默许,现在这种情况你还较量什么?不要在船上闹事,出什么事儿扣了学分,我可不管你。”

“那这事儿就这么完了?我的脑袋被砸了一个大包,你被打的满脸流血,海林他现在还打着绷带……我可不干。”

“不干也得干。”周瑾的声音非常沙哑,他下意识又摸了一下喉咙,想到那天像块铁条一样砸中自己咽喉的手臂,心里有些发寒,“把自己练练吧,不要去自取其辱,哪天你有信心了,再去找他好了。放心,我想将来你和他见面的机会还很多。”

第四本《诛仙》作者:萧鼎

精彩内容:

张小凡此时借着“轮回珠”的光芒,已然看清脚下的确已经踩上了干净的硬地,抬头看去,只见在头上岩石洞顶,那些黑色的蝙蝠不知为何都消失不见了,但那“沙沙”声却分明还在耳边。

以这红色细线为界,无数的蝙蝠都聚集拥挤在外头,竟无一只越过红线,而脚下咫尺之遥,便也没有了外头腥臭的蝙蝠粪便。

法相看了看周围,沉声道:“此处古怪甚多,诸位切要小心。”

众人如何不知,但好不容易踩上了干净地方,待查探过周围没有什么异样之后,多数人第一个动作便是整理身上衣服。站在张小凡旁边的曾书书脱下鞋子,把里面恶心的东西倒出来,低声对张小凡道:“我这辈子第一次知道,原来走在干净的路上是那么舒服的事!”

张小凡笑了笑,迅速清理了一下,整个人也感觉舒服了些。过了一会,齐昊见众人差不多都好了,便道:“走罢。”说着当先向洞穴深处走去。

众人都跟了上去,很快的,随着他们的脚步向前,背后又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而在前方,仿佛黑暗如妖兽,张开双臂露出狞笑,欢迎着他们的到来。

黑暗中的一点光,缓缓前行。

就这样也不知走了多远,这个古老深邃的洞穴竟似乎毫无止境一般,虽然还一直很是宽敞,但曲曲折折,弯弯曲曲,除了大概是向地底倾斜之外,几乎让人分不清楚方向。

洞穴口那些蝙蝠的沙沙声早已听不见了,在这片黑暗中,除了众人的脚步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张小凡觉得周遭湿气越来越重,也不知道已是深入地底多深了。

法相祭起的“轮回珠”依然散发着金色佛光,照耀着众人,而在最前头的齐昊此时为了以防万一,也把**镜祭了起来。两样宝物交相辉映,就这般又走了一会,一直走在前头的齐昊突然停了下来,伸出手向后边人道:“慢。”

众人立刻都停了下来。

周围一片静谧,没有一点声响。

“轮回珠”与“镜”的光芒逐渐都亮了起来,在众人眼前,前方洞穴,霍然开了两条岔路,幽幽深深,漆黑一片,不知通向何方,仿佛如妖魔张开的大口一般。而在道路中间,同时也是两条岔路的中心,竖立着一块足足有六人之高的巨大石碑,上面雕刻着四个血红大字:

天道在我!

这本小说文笔超惊艳,它把《诛仙》挤到了榜尾,无可挑剔堪称完美,这篇文章到这里就结束了,大大们是否满意呢?这么冷的天有了我给你们推荐的这个文那个文的,再也不用躲被窝里干睡觉了吧!看完不要着急走,起码关注一下或者留下宝贵的评论嘛,小女子这厢有礼了!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