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1655杂志(第七期)

2019-03-07 04:55:06

小夫子.凉风大饱

陈平安坐在桌旁,点燃一盏灯火。

所有的悲欢离合,都是从这里开始的。无论走出千万里,在外游历多少年,终究都落在这里才能真正心安。

陇上花又开,先生缓缓归矣……

一. 脑洞大开神回复

二. 灵魂画手走江湖

三. 来自你们的琳琅满目

四. 经典书评

五. 雪中里的天下第一

六. 作者的话

壹.脑洞大开神回复

如今的陈平安境界并不高,可半仙兵的剑仙却越来越“听话"了......与陈平安感情之好,堪比初一十五。

百度剑来吧:

剑仙突然变得很重是没问题。那他本来打算带平安去哪?

百度剑来吧:

想带他去看晴空万里,想大声告诉它为他着迷……

一想到齐先生就想到他温暖如春风,一想到齐先生就想到他已如春风般散去,一想到齐先生就想到他到处散发陈平安的小视频...?

剑来书圈:

看到有齐先生出现就想哭,哭完了又想,齐先生怎么满世界见人就发陈平安的小视频,以前还是录制的,现在直接发直播了。

傲娇杨老头

剑来书圈:

看了非签约主播陈平安直播后,就要撤资白老板和李老板决定对浩然tv追加投资,眼看要断的现金流就突然就接上了,平台(可能是)三当家决定给陈平安发奖金。预测:因与三当家对平台盈利方式产生分歧,而被净身出户的原平台的、徒弟没有一个当上超管的四当家,再次以技术入股浩然tv。

陈平安:你才是散财童子,我不听不听。

百度剑来吧:

书简湖快收尾了,你觉得他哪里变了?

写意春秋deep

百度剑来吧:

与藕花福地相接连的那座莲花小洞天,有位老人,依旧在看一粒水珠,看着它在一张张高低不平的荷叶上摔落,水珠大小如寻常雨滴,可是许多荷叶却会大如山岳峰峦,更大的,更是大如天下王朝的一州之地,故而一张荷叶的脉络,可能就会长达数十里数百里,所以一粒渺小水珠的走势,最终落在何处,等待那个结果的出现,必然会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     只是作为天地间最大的规矩存在,哪怕是那条浩浩荡荡的光阴长河,在流经老人身边的时候,都要自行绕路

——450章 在等等看

百度剑来吧:

那些年,小夫子行万里路,酒是好喝得很,就是江湖太险恶;这一路,只敢喝酒,哪敢看花。

云水母的诗

剑来书圈:

古稀之年,一脸褶子的徐霞客满脸红光,不屑道:你们这些雏儿懂个屁,想当年我可是跟陈老夫子一起喝花酒,互相推屁股的瓷实交情!

不知道多远的蛮荒天下边缘,一道剑气直接撕裂碧空中的门户,在一声“老婆,我没有”的惨叫声中,将陈平安轰入地下三千丈。

掌管妖族门户的十三境巅峰大妖眼皮轻颤,自语道:今日身体欠安,守门的工作就暂时休了吧。

贰.灵魂画手走江湖

二月二,龙抬头。

暮色里,小镇名叫泥瓶巷的僻静地方,有位孤苦伶仃的清瘦少年,此时他正按照习俗,一手持蜡烛,一手持桃枝,照耀房梁、墙壁、木床等处,用桃枝敲敲打打,试图借此驱赶蛇蝎、蜈蚣等,嘴里念念有词,是这座小镇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老话:二月二,烛照梁,桃打墙,人间蛇虫无处藏。

崔东山一见她又开始掏出绣帕,开始吃糕点,就赶紧带着她离去,低声埋怨道“能不能别当着我的面吃这玩意儿,你这一拿糕点,我就慌。”

阮秀眼睛一亮,“你知道?”

崔东山无奈道“我好歹是差点没飞升境的大修士,如今惨是惨了点,可是眼界还在,又是天底下最清楚你们根祇的家伙,能不知道吗?”

阮秀微微一笑。

想吃世间的真正美食、又不能下嘴的时候,怎么办?她就想了个小法子,吃些别的,聊胜于无。

迷迷糊糊睡去,它做了个美梦,竟然梦见了自己在一座不断增长、高耸入云的大山头,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每一张杏叶都洋溢着金色的灵光,每一根枝条都被金色香火熏陶得精粹无比,它一举成了宝瓶洲唯一的上五境花木精魅……它身上的高枝上,站着两个身影模糊的人在看着云海,一个仰头喝着酒,一个腰间刀剑交错而挂……

小家伙醒过来之后,它乐呵得不行,哪怕只是在梦里头,也够它开心好多年了,只是不为何,一抹脸,自己竟是满脸泪水。

它怔怔躺在钱堆里,百思不得其解,便有些怅然若失。

说到这里,她将脚底那六颗脑袋一颗一颗踢下屋顶。

“六个魔头,我轩辕青锋已经宰了,没你们什么事情了。所以我现在只问你们一句话,北凉不过两百万户,就已经死了三万多人,那我们离阳,我们中原,又战死几人,又有几人敢战死?”

“北莽蛮子足足百万青壮已经就在边境上,我离阳男人何在?”

楼顶女子嗤笑一声,异常刺耳。

魏檗指了指小葫芦底部,“底款为‘姜壶’,与行走江湖的江湖谐音,蛮好玩的,而且多半是某位姜姓剑修的珍爱遗物,才会刻上这个名字。喜不喜欢?”

不等陈平安收回手,手心就多出了一柄长不过寸余的碧玉短剑,杨老头笑道:“我觉得你给剑胚的取名不错,初一,很好的兆头,是那两个小家伙不识趣。说来凑巧,这柄袖珍飞剑,既可以温养为一把品秩不低的本命飞剑,又能当做方寸物使用,名为‘十五’。”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叁.来自你们的琳琅满目

书简湖,千秋尚凛然

书简湖不是个讲道理的地方,凡事只看拳头硬不硬,陈平安无法放弃顾璨,也无法用学过的道理说服自己,只得自碎文胆、留在书简湖,尝试改变书简湖的环境,使得小鼻涕虫能够知错改错。

但即使是在书简湖,也还是有苏心斋、周过年、狗少年、小狐狸、红酥这样的人或妖甚至鬼。他们让陈平安看到了世间的善。也使那些在背后关注陈平安的这些人看到了人间的希望。

看了大家的书评,突然觉得书简湖就像一个罪恶之城。在这样一个混乱复杂的环境中,看似没有明显的善与恶。

但是善恶的问题真的可以被无视么?是不是在给自己行恶找理由麻醉自己呢?所谓说自己没办法、是被迫得,让人生气和寒心的并不是一件事情的结果,而在于放弃了哪怕一点点追求向善的念头和努力,甚至对行恶乐此不疲,助纣为虐!

陈平安并没有高屋建瓴地去做这做那,给全天下人制定规矩,他在意的是人间的灯火点点。 他在意的是冤死之人的最后的愿望,故远走千里,为每人实现愿望。

他在意的是以后还会不会有这样的冤死之人,所以当仁不让,尝试制定书简湖新规矩。他在意的是那个“好菇凉”红酥,所以哪怕可能得罪刘老成,也在所不惜,红酥在前,书简湖在后。 他在意的是眼前即将发生的惨剧,按原路走下去,店主一家被杀,狗少年也会被杀,现在双方都不用死,店主一家也不再做这些害狗的勾当,老人颐养天年,待孙成长,狗少年也走上了修行路,以后能庇护更多更多的族人。

有些书友意难平,那是因为总想着,把同一个规矩套在所有的事情上面。这的确是会使人方便,使人安心,相信着自己深信不疑的东西便能高枕无忧。 可是世事岂会如此,人心起伏又怎可能完全一样。 连圣贤的道理也会有缺漏,那么我们又当如何? 遇事不能认为自己全对,多思考,怎么样才是好的,一件一件小事地去做,事必亲躬。但行好事,莫问回报。

顾璨放纵小泥鳅吞吃了素麟岛的修士,其中有坏事做尽的祖师,也有遭遇悲惨的苏心斋。当陈平安找到她的魂魄,询问她的意愿,看有没有什么可以补偿的地方。苏心斋只提出要回黄篱山上香磕头,别无他想。苏心斋不记别人的仇,只念别人的恩。

一直经历着亲人与师门的离弃,种种的人间肮脏,苏心斋最后仍然是笑着离开符纸,说自己不后悔。反倒是陈平安见不得这种与美好的告别,再三挽留。苏心斋满脸泪水,却又在开心拜托,如果来生再见,要陈平安能够认出自己。

如果能活在陈平安身边,面对世间的不平事,也惟有这样的人,才肯用性命为他人讨一个公道,那才是真的幸福人生。他圆了这样一个美丽、开朗、善良女孩的愿望,就已经是幸事了,满是污浊的书简湖,也存在这样的女孩,而这些人,毕竟是因顾璨和炭雪而死,这恐怕就是陈平安消瘦憔悴的最大原因吧。

这一卷最后很多东西都明晰了,陈平安确实是在文胆破裂时就输了,只是认输并重新构建自己的道理,所以算是一种成长。偿还顾璨罪孽的方法就是最笨的帮冤魂们一个个了结心愿,至于改变书简湖大势的想法最后没做到,想来这样也比较合理,毕竟陈平安论背景财富实力都不错但也不能说是最好,如果陈平安真的在这几年里就给书简湖立了规律反而显得各位大佬太吃白饭了,总之这件事徐徐图之才说得过去

大佬这边,两位大佬最后都出山了,原因当然是因为看了齐静春的直播链接,但是两位本来想着再看看的大佬真的是看到陈平安的表现所以才决定出山的吗?

我觉得是也不全是,陈平安自身固然做得很好,但更好的一点是在陈平安身边出现了像狗妖狐妖沙场阴兵等等小人物,这些小人物说明在人性中是仍然有善的因素的,而这些善是可以通过教诲诱发的,比如曾掖在数次施善后开始更注重山下人了,而正是这些人性的点滴让失望的大佬们发现,原来这个天下并非已经无可救药了,所以他们终究还是选择出手了。

我觉得这方面的原因其实是重于陈平安本身的所作所为的,毕竟陈平安只是一个人,他一个人好并不等于这个天下好,而陈平安告诉大佬们,这个天下是可以变好的,所以大佬们释怀了。我想这也是总管愿意花那么多时间雕琢一个个彼此和主线没什么大关系的小故事的原因吧。

毕竟如果轻易说服大佬,那大佬们道心未尝太不坚定了,只有多看多想多悟,才能让他们解开心里这么多年的疙瘩。

玩家陈平安接受任务“书简湖之变” 通关时间2-3年。

完成主线“欠揍的熊孩子”。

支线任务“书简湖改革”失败,

“亡魂的遗愿”未完,

“悲剧的媒婆”失败,

“落魄山动物园补充”未完。

隐藏世界观:“大佬的直播观后感” 未破解 。

获得成就: 差点喜当爹 、账房先生、 “女鬼杀手” 。

消耗物品: 本命文胆一枚,神仙钱若干,符箓若干,丹药若干,人情若干,无事牌一枚,体重几斤,心血几两。

获得物品: 亡魂数万,大山数座,炭炉一只,善恶六分图一幅。

解锁特殊技能: 观山河气运、圣人气象、人物经验获得0,剑术经验up、棋术经验up、话术经验up、撩妹经验up 。

任务队友: 熊孩子一只,术士学徒一人,女鬼数位。

隐藏队友: 齐先生 。

友情客串(酱油): 钟魁,秀秀,崔东山。

到了中土神洲,在白帝城附近的大河之畔,白泽对那位礼记学宫的大祭酒,说了一句,“我要再看看。”

在那座孤悬海外的岛屿上。目送赵繇离开后。那位读书人,在齐静春离开后,见也不见那位亚圣一脉的大祭酒了。他也要等等看。

有一位老先生站在湖边,一挥袖子,掠出二十枚竹简,竹简一个个字,金光熠熠,光彩如儒家圣贤千古不朽的道德章,可与日月争辉。竹简,落入书简湖。二十四枚竹简,二十四节气。

《剑来》小课堂开课啦

《剑来》小课堂开课啦。小课堂根据原文典故,帮助读者深入理解剧情,还用心挖掘伏笔。感谢各位讲师尽心讲授~

妖族的白老爷,人间的最得意,神秘的姚老头;隐隐与书简湖一局相关,亦会在将来揭开新剧情。

“ 景州一宦家子,好取猫犬之类,拗折其足。捩之向后,观其孑孓跳号以为戏。”

翻译: 景州地方有个官宦子弟,他喜欢逮住猫狗之类的小动物,把它们的腿折断,把脚扭转向后,然后观看他们趑趄难行、不住地哀嚎的惨状,用以取乐。

原文后面还跟着两句话,说的就是景州着官宦子弟最后生的孩子都是脚跟向前脚趾向后。

大意就是纪昀讲故事讲了一个段子,说杀狗的早晚死在狗嘴里,捕蛇的人早晚被蛇咬死,杀猪的早晚也会死在猪上,就是说杀孽杀业太重的人不得善终。

总兵官有独子唯独有个怪癖,喜欢让下人捕捉大肆猫犬狸狐之类,拗折其足,捩之向后,观其孑孓状,以此为乐。

结果那座总兵官衙署,很快传出一个骇人听闻的说法,总兵官的独子,被掰断手脚,下场如在他手上遭殃的猫犬狐狸无异,嘴巴被塞了棉布,丢在床榻上。

——第454章 明月当空

这句话出自《史记·齐太公世家》,原文:非人情,不可;非人情,难近;非人情,难亲。

这句话的意思是凡事超出正常人性、人情范围外的事或人,都是不可亲近的! 本章有两个理解!

一、连自己性命都不放在心上的人(超出正常人性、人情),更不会把别人的生命放在心上。 例如顾璨。顾璨变成了一个对生命不再敬畏的人,所以陈对顾陈述早年之岁月艰苦、生命脆弱,对其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一点效果没有。非人情,难亲、近!

二、连自己和自己孩子都不爱的人(非人情),更不会爱别人。 例如顾母,我个人的看法是在陈平安眼里,顾璨如今非正常的心性,是顾母和碳雪两人对其的影响造成的,顾母这种自认为在书简湖大环境下的“聪明”行为是对顾璨的“爱”“为顾璨着想”,在陈平安看来这是畸形的,这是不爱顾璨,更不是爱自己,因为她们凭借着拳头大而立足于书简湖,可终究有拳头比她们还大的,到时候就是死路一条,参考刘老成。

自己和最亲的孩子都不爱的人,又怎么会在乎别人的死活?又如何通过将心比心去进行教化呢!(所以陈平安对顾母有过一段这样的一段对白:(陈:我觉得顾母你要是在遇到我陈平安当年的境遇不会再施舍一碗饭了!)因为顾母你若还有当年的一星半点的对人的怜悯,就不会允许顾璨这般滥杀无辜,这也彻底证明了顾母已经变了)

所以说顾母,非人情,难亲、近! 顾璨和顾母且不说已经犯下多少错!仅仅这种心态就已经注定了结局,这也是书中所说的世间万物,皆有脉络可寻,观一叶而知秋。可是这些顾璨不知道,“聪明”的顾母看不出来! 但远游千万里的陈平安看出来了!于情于理他都不能装作不知道,可寻常之法又教化不了这母子俩,两难现,死结成!无可奈何的陈平安只能用非常之法,于是才有了后面的碎文胆,废大道,搁修行,战老成,杀碳雪,观大道,涉足书简湖,试图为书简湖立规矩!

平安再问,“是不是还想问我,是不是故意看着顾璨重伤?”妇人视线游移。

非人情,不可,难近,难亲。便有了失望

——第437章 天亮了

神秀上座,神秀是佛教禅宗六祖惠能的师兄,上座是对僧人的敬称,另外神秀是五祖弘忍门下首座。

根据坛经记载,当时五祖弘忍召集门人作偈,欲传衣法,禀为六祖。神秀写了: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弘忍看了让他再想想看。惠能那会还不识字,听别人念了此四句偈,改为了: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弘忍便将衣法传于惠能。

从现实历史来看,神秀上座是北宗禅创始人,有别于惠能南宗的顿悟一说,北宗讲究渐悟,通过不断的修炼来达到悟的效果。

而在第四百五十三章中,陈平安化用了神秀和惠能的偈语,又评论了渐悟和顿悟,从此中态度来看,总管在考虑陈平安佛家元素的时候是有参考到神秀禅师的。

至于为啥心猿和尚会望向蒲团喃喃自语,估计在文中的莲花天下,也有这么一个神秀上座。 至于天开神秀,陈平安在小镇最早的时候因为眼力不济,云雾缭绕没看到过这几个字,我甚至怀疑总管在暗示与佛教有关的姚老头就是文中的神秀上座,一来学说吻合,二来小平安因为“眼力不济,云雾缭绕”看不清姚老头的真相。

PS:天开神秀来自于安徽齐云山,道教四大名山之一。

457章中间插了一段陈平安路上的见闻:

“期间在一处山巅古松下,夕阳西下,见着了个袒胸露腹、手持羽扇的豪迈文士,身边美婢环绕,莺声燕语,更远处,站着两位呼吸绵长的老者,显然都是修行中人。”

而陈平安也是一如既往的“牵马而过,目不斜视”,总觉得有些突兀,于是查了一下这个场景,发现一首诗与之对应:

懒摇白羽扇,裸袒青林中。 脱巾挂石壁,露顶洒松风。 李白《夏日山中》

结合人间最得意最近的复出,明显是人未至而诗意先行,感觉总管又开始埋伏笔了,期待。

1.万事莫走极端,与人讲道理,最怕‘我要道理全占尽’,最怕一旦与人交恶,便全然不见其善。

2.天底下没有最高的道理,总该有最低的对错是非吧?我们哪怕为了活下去,做了很多很多不得不做的事情,总还是有对有错吧?

3.这个世道给予你一份善意,不是这个有一天当世道又给予我恶意之后,哪怕这个恶意远远大于善意,我就要全盘否定这个世界。那点善意还在的,记住,抓住,时时记起。

4.立场可以有,也很难没有,但是不意味着”只“讲自己的立场,就可以万事不顾,那种问心无愧,是狭隘的。

5.既然是朋友,就要设身处地,多考虑对方的处境,吕采桑也有自己的师门和责任,真正的朋友,要多体谅,世事复杂,不要奢望尽善尽美,有是最好,没有,就将那份感情余着,说不定将来的那天,就等来了一份最好的朋友友谊,到时候如一坛醇酒,再痛饮一番也不迟。

6.人生在世,一旦深陷困境,不可避免地在走下坡路,往往就是进退失据,左右为难,很容易让人四顾茫然。这会儿,除了慎重考虑自己的利益得失,以及小心权衡破局之法,若是还能够再多考虑考虑身边周围的人,未必能够以此解围,可到底不会错上加错,一错到底。

7.你喜欢不讲理,可能在某个规矩之内,可以活得格外痛快,可是大道漫长,终究会有一天,任你拳头再大,就有比你拳头更大的人,随随便便打死你。

8.有些道理,是用来活命的,以及帮助自己过得更好,而有些呢,是用来安心的。至于哪些道理更好,更适合当下,得看每个人自己的家底和心境,遇到了事情,就拿出来,多想想,再做选择。

9. 人生在世,讲理一事,看似容易实最难,难在就难在那些需要付出代价的道理,还要不要讲,与自我内心的良知,拷问与答复之后,如果还是决定要讲,那么一旦讲了,付出的那些代价,往往不为人知,甘苦自受,无法与人言。

10.读过多少书,就敢说这个世道‘就是这样的’,见过多少人,就敢说男人女人‘都是这般德行’?你亲眼见过多少太平和苦难,就敢断言他人的善恶?

肆.经典书评

《小夫子》结束,《龙抬头》开卷,陈平安走出了书简湖,终于回到了落魄山。《剑来》这本书的脉络也隐隐显现,引发读者们纷纷猜想。

「归本溯源」聊聊什么是剑来里的“一”

——————————————

作者:陈芝豹他哥陈白熊 ( 剑来书圈)

看书都有自己想法,尤其是总管没说太清楚的这个“一”。最近翻书评看到大家意见比较杂,众说纷纭。 我写书评有一小段时间了,猜剧情常犯蠢,不过理解书里的道理和概念还勉强过关。我写下自己观点,如果不对请大家指正。

■老规矩,先立论。后阐述: 1.一不是具体某个人,是某些人身上代表的“可能”; 2.一不是各教的既有理念,不是[已有规矩]。恰恰相反,一是已成型理念之外的[变数]; 3.三教没有互相算计,谋求是统一的:拒绝末法。目前任何正在执行的三教理论都无法解决末法; 故, “一”为机会,为出路,为方法。

■以下是解释。 任何好的小说必然都有一个大的推动核心剧情前进的框架设定。比如《权力的游戏》,开篇提纲挈领,“凛冬将至,异鬼即将来袭”;比如《雪中悍刀行》,“北莽终将侵入中原,北凉首当其冲,苦而不得退”。 大框架形成一种大的剧情张力,在大的张力下,每个小人物的目的行为才从框架内有了合理安放,众多小剧情发展因处于大剧情的紧张感中才显得丰富而合理。

剑来的写法稍有不同,总管的大框架开篇没有点明。而且由小见大,随着陈平安视角一点点推进,直到陈平安的层次够到了某个高度,才随着他的个人视角逐渐明白:哦,原来这个大设定是这样。

剑来的核心设定,是全书简介中、那句我本来以为有点废话、刷抖音时常能听到的话:天道崩塌,我陈平安唯有一剑。可摧城… 关键就在这句: 「天道崩塌」,「末法时代」即将来临。

剑来的世界观设定是这样的。最初是“神道”宰执天下,这个神道实际上就是“天道”。 神人主宰这个世界的超凡规则,而天地万物有一个共同大敌,「光阴长河」。 光阴长河持续冲刷神明金身,时间愈久,金身会逐渐腐化。 于是神道把凡人作为圈养的气运香火牲畜,人族气运旺盛了、收割一轮,以人族多灾多难为代价,气运为粮,供养神道。又出面解救人族于水火,施以恩惠,收割信仰,供养自己金身。 人族气运,就相当于《西游记》里三千年一次的蟠桃大会,为所有神仙续命。

直到有人族大佬创三教百家,人族得以修行。得龙族相助攻上天庭,天庭碎而为各洞天福地碎片。神道体系不再,三教登山。 而三教登山后突然发现面临更严重的难题,即「末法时代」。和神道不同,神道是自己金身被冲刷需香火续命。人族修行更可怕,是在窃取一地、一国、一洲的气运和灵气。

■为什么会有末法? 气运恒定。高境界的武夫不死,后来者就得不到气运分润,止步;武道登顶后要转神道,如今神道都没了,登顶变绝顶。于是武夫变断头路。 元气恒定。高境界练气士各个都是天地大贼,吞吃一地一国根骨才能更进一步。所以儒家浩然天下不让高境界大佬下山,如果下山必须报备。 然而不管怎样,三教练气士越来越多,天地灵气必然是在持续减少。终究某一天,光阴长河流转,天地灵气枯竭,末法时代来临。 没有了进身之阶的人族,必将大乱。

■“一”这个概念怎么来的? 是道祖说的。出自224章,以陆沉口吻转述道祖对神道的态度: 「老头子只笑着说了两句话。 “(神道)疏而不漏即是症结所在,奉行天道之法,已经不足以立身,故而崩塌。” “大道50,天衍49,人遁其1,1生万物。”」 天道崩塌之前,自成循环。某种意义上,神明拿凡人为代价,确实达成了完美平衡。除了人族过得很惨,没有致命危机。 天道崩塌之后,人族这种做法吞天地气运为食,末法必然来临。是一条比武道长个很多万年有限的断子绝孙路。

于是三教圣人有了共同的目的:拖慢光阴长河,找寻不断头的出路,拒绝末法时代。 三教各有自己行径: 儒家圣贤四处寻找洞天福地碎片,融入浩然天下。减缓光阴长河流速给浩然天下上肥,用心良苦、但饮鸩止渴。同时,儒家内部各教派的理念倾轧,也不全是为了争权夺利:包括北方皑皑洲的人性国实验、三四之争,是儒家在假设末法时代已经来临、断了上升之阶之后的人族管理实验。试图从人心上杜绝末法来后的危机。 道祖把眼光放在天下各处,寻找这个一,找人性本恶中的一点闪光。所以才有了观道观,这是道家的实验场:一个时间流速与外界不同的福地,「福地出生的人各个是武夫天才,但丝毫不能修行。」这像是模拟末法已经来临,加速运转,寻找变局的可能性。 我猜最后道家这边会落在跟着平安的石柔心里那颗道种、或者代表平安心中净土又和道家渊源极深的莲花小人身上? 佛祖没提。但有说到有一个白衣僧人行走世间,助人为善。

■综上所述,“一”,就是末法来临后,人族修行或自处之法。 但不是某个具体的人; 也绝不是任何佛家儒家道家已经现有的“道理”。三教正是因为目前的所有道理都「1无法阻止末法时代来临、2无法提供不侵吞天地元气的修行法门、3无法保证末法到来、人族无法修行后,以人性劣根社会不会动乱。」 才四处找一。

■诸多实验。 也正式由于这个原因,在人族神族已经如此深仇大恨以后,人族依然还能留着杨老头。因为杨老头提供了另一种可能的解决方法:已故神明魂魄转生成人,以人族之身,重修不侵吞天地元气的神道。 试着形成不伤人族气运的新神道模式。 秀秀,范俊茂,李柳,是旧神转人身,被老杨头认真看护;马兰花、顾韬等是顺手小棋子试点,人身转新神。李二、郑大风只是收下给神子们护道的临时武夫。所以老杨对他们都很不上心。

马苦玄是兵家老祖转生,也在被道家观察保护; 儒家的理想国实验,是在假设天地并无元气,且我保证你丰衣足食、只教道理不教修行的情况下,国家是否稳如磐石。失败,引发三四之争。

齐静春三教合一,试图找到自己的糅合道理但被天道反噬;以及崔瀺妄图建立理想国,实现自己事功理想。 我个人觉得他俩只是寻找践行自己的立身道理,就像陈平安一样。 和“一”没太大关系,不建议强行扯上。 当然如果总管原文有句子明确表示齐静春保骊珠,崔瀺建理想国是为了求“一”,欢迎截图给我打我脸。我重新琢磨。

陈平安目前还不算那个一,他继承了文圣的文脉不假,以后肯定会作为寻一的关键不假。但目前还不算是,只能如齐、崔一般算在寻求普世道理的阶段。 那上次紫阳府突然“天人感应”“合道”,并不是唰的机缘来了就顿悟了。而是他领悟了“慢”。 这是浩然天下所有圣贤一直在做的事,试图把光阴长河慢下来,多试多错,希望在末法来临之前找到平和之法。 在彼时彼刻,平安和浩然天下的大道“合”了。 但是,思路相合不代表马上有解决方法。如果平安那晚在领悟慢以后突然想到一个“方法”,估计会马上被天地奖励,一夜入道。 如王阳明夜啸军中。

■重复一遍,“一”,就是遥远的末法来临后,人族修行法或自处之法。 在此刻还没出现具体法门之前,它叫做“可能性”。 不是已有道理、规矩。 一者,易也。易字,上日下月,代表日升月落,阴阳更替,即,未发生的变化。 以上。

伍.雪中里的天下第一

天下武夫第一  王仙芝

我王仙芝不想过天门,天门大开又如何?

老夫不想着这些人遇上太平盛世的官府欺压,以及乱世光景的兵匪游掠,不想着人人可以轻松应对,只希望更多人在走投无路之时,甚至是在死前,能够向前站出一步,而不是只能跪下去,磕头求饶。王仙芝所求不多,不过是送给天下人这一步,一步而已。

北凉铁骑甲天下

北凉铁骑甲天下,大雪龙骑雄北凉!

北凉铁骑唯有死战。

天下骑军只分两种,不是你们草原骑军和中原骑军,而是我们徐家铁骑和其他所有骑军!

天下第一魔头 洛阳

你要天下,我只要你。我不能独占,我宁肯不要。八百年是如此,八百年后还是如此。

天底下没人相信他,但我相信。八百年不改!

剑甲、剑神  李淳罡

天不生我李淳罡,剑道万古长如夜。

我李淳罡要甚天道?一剑足矣!

李淳罡愿世间心诚剑士人人会两袖青蛇。李淳罡愿天下惊艳后辈人人可剑开天门。

春秋刀甲  齐练华

我齐练华这一生眼高手低,所求甚多,求书法超过古人,求家族兴盛,求大楚国祚绵长,求苍生福祉,结果一事无成,两手空空。最后一求,倒是所求甚小,只求做一个能让自己问心无愧的长辈。

天下第一美人  南宫仆射

相比徐骁同样可谓功高震主的新凉王,孤身去往太安城,离阳新皇帝没有露面,迎接这位当之无愧的庙堂头号功臣的是一人身陷满城皆敌的境地。那一次,依然是白狐儿脸及时出现在他身边,这个名叫南宫仆射的人物,给了离阳朝廷,或者准确来说真正大一统的天下,一个荒诞不经的答案:“我来接走我的媳妇。”

金刚境第一人  李当心

你师娘头上的一根根青丝,就是师父心中的一座座寺庙。她眼角的皱纹,是师父看不厌的经书。她睡觉的鼾声,是师父听不厌的佛法……

既然有她,天下无禅。

什么天下第一...

像一株无根漂泊的孱弱芦苇,从胭脂评上的离阳王妃,到不争气“丈夫”丢了芝麻官后生活愈发拮据的妇人,每日与柴米油盐酱醋茶打着交道,但裴南苇从未如此安心过。

什么天下第一,还不是揉着腰出去的……

陆.作者的话

近日,在新少年作文赛“名师作文课”系列讲座的主场之一杭州惠兴中学,烽火戏诸侯作为讲师以“写作是一场苦修”为题,给学生们上了一堂关于读书和写作的网络文学课。课堂的详细内容刊登于2018年12月21日的《钱江晚报》,文章记者 王湛 通讯员 邱伊娜 。

大大的双肩包,黑色UGG鞋。33岁的烽火戏诸侯,看上去像个萌萌嗒的大学生。这位浙江网络文学界大神级人物,最近以钱江晚报新少年作文大赛评委的身份,来到杭州惠兴中学,给孩子们做了“我的网络文学之路”的讲座。

纵使因《雪中悍刀行》等作品粉丝遍天下,也早已登上网络作家富豪榜,并成为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在面对课堂上几百名初一孩子时,烽火戏诸侯依然显得十分腼腆。

比如,讲座时,他一直微低着头,偶尔瞄一眼讲义。那份讲义他准备得很认真,整整写了5页5000多字。他的开场白是这样的:“大家好,我是一名网络作者,笔名叫烽火戏诸侯,《剑来》《雪中悍刀行》《陈二狗的妖孽人生》的作者。”

1.任何一位文学创作者立身之本都是阅读

讲述自己的网络文学之路,烽火戏诸侯从最早的翻书、看书、读书说起,“这才是天底下任何一个文学创作者的立身之本。”

在他看来,写作的第一步,永远不是一个作者提笔写下的第一个字,而是小时候翻开某本书,读到的第一个字,或是真正找到了第一本自己由衷喜欢的作品,“因此产生了一种巨大的影响力,能够长久的、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们一生。”

面对台下还戴着红领巾的孩子们,他讲起了自己小时候买书的情景。

“我是1985年出生的,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大概每天能有一块五到两块钱的零花钱,我都会攒下来。一个星期差不多刚好攒够十块,然后带着自己的小金库,撒腿狂奔,跑去书店买一本《世界著名童话故事》。我记得很清楚,是绘画本,一本10块钱,总共有七八本,我就这样一本一本地把一套凑齐了。”如今回想起来,烽火戏诸侯依然觉得那是一段十分开心的经历,“每次买到书,回家的路上,时常在路边随便找个地方坐下,翻几页,看一会儿再走路。如此重复,一直到家。”

那段过程,被他形容为“陇上花开,可以缓缓归矣”的美好。“当然,如果当时手上还有余钱,再买根冰棍或是糖葫芦,相信那个时候的我,嘴巴一定笑得咧到耳朵后边了。”

这时,他抬头,狡黠地地冲台下的孩子眨眨眼,问道:“真是神仙般的日子,对吧?”

烽火戏诸侯这个笔名,也是从他小学时喜欢的一套书——《东周列国志》里来的。“里边有个典故叫烽火戏诸侯,后来在上大二的时候,有天想要写小说,得取个笔名,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个笔名。不过当时那套《东周列国志》,配了白话文翻译,不然对那时候年纪还小的我来说,等于看天书了。”

2.关于读书,他分享了两种方法

“古代人负笈游学千万里,就是为了多翻阅几本传承有序的私家书籍,就为了把书上的那些文字,变成自己肚子里的学问。”所以,烽火戏诸侯希望同学们敬畏、敬重知识。即使身处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大家也不能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好像什么都会一点,但实际上肚子里没有几两墨水。

那如何去有效地阅读呢?他根据自己读书的经验给出了两点建议。

第一:先把书读厚,再把书读薄。

“要‘读书’而不是只‘翻书’。”烽火戏诸侯说,只翻书不动笔不能算读书。他建议同学们养成在书上圈圈画画的习惯,筛选重点,“某个生僻字,一个生涩未曾见过的词汇,某个让你眼前一亮的语句,一段让你觉得特别美的情景氛围描写,都可以圈画起来。这就像是占山为王,像在对它们宣告,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了。”

他说,还可以在书的空白处留下自己的读后感。书上有了不同笔迹,不同阶段的心得,这本书就变厚了。接下来就要吸收书中的知识,开始把一本书读薄了,“书一合上,能对自己说,已经读透读懂了这本书的宗旨立意了,这就是你真正读完一本书的时候。”

还有一种读书的办法,他比喻为“走亲戚”,在书中走门串户。

“假如你最近阅读的两本书,都提到了同一个人或是同一本书,你就可以画圈记下来,然后去购买与那个人或那本书相关的著作。顺藤摸瓜,一路摸下去,你就拥有了一个宝库。”这种阅读方法,会让一个人的阅读范围越来越大,知识结构也会越来越稳重厚实。

3.写作就是一场苦修,网络文学有三要素

虽然是身家千万的大神级网络写手,对于烽火戏诸侯来说,他并不觉得写作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情,而是一场需时时刻刻扪心自问的磨难。

“写作必须耐得住寂寞,不要因为暂时花团锦簇而懈怠,要逆流而上,要咬牙负重前行。”他更希望写出真正拥有精气神的文字,这些文字会像一颗钉子,钉入到读者的内心,而不是像一串糖葫芦,让读者甜得砸吧砸吧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讲了三条在文学中无形的线,也算是网络文学最重要的要素:文学性、故事性和三观。文学性的位置最高,它决定着一部作品的最终高度;故事性次之,决定了作品能够获得多少读者;而最基础的,就是作品的三观。

“一部好的文学作品,是有批判性的,对社会黑暗揭露得深远。这样当然很难得,而且很好。但是不能止步于此,否则就像是把所有读者引领到了一处无比黑暗的道路之上,作者拍拍手,丢下笔走了。只留下读者呆站在原地,茫然四顾不知所措,只觉得天大地大,毫无立锥之地,对整个世界唯有失望。”烽火戏诸侯说。

“千年暗室,一灯即明。”他用这八个字来形容自己心中真正的好作品。哪怕书中所呈现的世界再昏暗,再苦难,但是道路的尽头,一定会让读者看到曙光,并因此对现实生活生出希望。

写作是烽火戏诸侯从一而终的梦想,他觉得梦想就是一个不会融化的雪人,几十年过去,也还能与梦想雪人打声招呼。上初一的孩子们也能够堆一个属于自己的梦想雪人,再过些年,去和雪人打招呼。

4.课堂问答:我是这样写网络小说的

问:写小说时,先设置背景还是人物?

答:从我的个人经验来看,网络小说追求的是故事性,而不是文学性。一个故事中人物是最重要的。我在构思小说的时候,会先设定20~30个人物,把他们的性格和人物历程罗列出来。这些人物就像珠帘中的大珠子,能把整个珠帘串起来。我个人觉得应该先在人物上多花点心思,其他情节之类的,放在人物之后设定。

答:写作依靠灵光乍现,但是到后来往往你会觉得灵感支撑不了写作,为什么?阅历不够。没有足够的素材,就写不下去了。大家可以多多观察自己周围的人或事,比如爸爸妈妈的谈吐、奇葩的亲戚等,这些都可以用到自己的故事里。

答:说相声有个词叫做“抖包袱”,写故事的时候也可以在前一章的末尾埋一个包袱,让读者有探究下去的欲望。

答:想象力很重要,文学虽然高于生活,但一定源于生活。你可以把自己身边的故事当做素材,但不能照搬,不能光靠想象力来支撑一篇小说。一部好的小说,肯定是要给人真实感的。

文章来源:钱江晚报  2018年12月21日 A0021版 作文赛·名师作文课

记者 王湛 通讯员 邱伊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