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烽火戏诸侯的小说源泉里,既有放荡不羁的正能量又有逆天改命的抗争

2018-07-02 12:55:11

烽火戏诸侯的小说之所以吸引人,我个人觉得有一点,他利用的特别好,那就是烽火的小说源泉里,往往是把那些世间看起来最不可能成事之人,给努力拼搏成不怕苦不畏难的当世魁首。这一点好多书都在用,这样写也能引起读者的共鸣,但是烽火的小说用的好,用的不留痕迹,用的让人情不自禁的认同。

其实我没有看过烽火戏诸侯几部小说,最早接触烽火戏诸侯的《雪中悍刀行》是因为孙晓的《英雄志》,被烽火戏诸侯的文笔内容吸引后,将烽火本来能写成一部大书结果却草草结束的《陈二狗的妖孽人生》看了看,之后就是追正在更新的《剑来》,追《剑来》的过程中,烽火老是今天更一章,明天一章都不更地更新,我呢,等着难受,就翻出他的断更小说《桃花》看了看。

《桃花》这本小说,我只看了前面五十来章就有些看不下去,因为这本小说怎么看怎么像是《剑来》小说的延续。虽然只看过烽火戏诸侯这四本小说,但是从这四本小说中不难看出,烽火戏诸侯小说的基础文脉往往是在宣扬一个不被大众世人看好的人,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不断打破自身瓶颈,无视世间总总恶毒,奔着自己目标,奋不顾身地一步步走向登峰造极人物的故事。

烽火戏诸侯很喜欢写小人物,而且文笔把控上特别灵巧,不愿多说也从不吝啬该有的笔墨,总是把小人物写的给人一种无限畅想,仿佛我们就是那些小人物。《雪中悍刀行》中的徐凤年,自甘被世人认为是纨绔子弟十多年,一直隐忍不发,可一旦发作起来,又是一种不死不休的饕餮模样;《陈二狗的妖孽人生》中的陈二狗,人如其名,既然现状不如人,那就只好步步为营,小心翼翼又处心积虑地一步步往上爬;《剑来》中的陈平安更是一个苦命的不能再苦命的孩子,但依然坚韧地活着,慢慢地还活出了自己的风采;《桃花》中的陈青牛就更是这样了,虽然天赋异禀,奈何从小就被人算计,一身精华几乎被榨干,还把有心人扔到妓院门口当狗。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嘴,烽火戏诸侯似乎对姓陈的特别好,你看他小说里的主人公,基本上都是姓陈的,而且《剑来》中陈平安这个名字在《陈二狗的妖孽人生》中就有体现,好像陈二狗的一双儿女就叫陈平和陈安,不要说,烽火兄对陈家感情挺不错,不知道烽火跟这姓陈的有什么特殊关系。

烽火戏诸侯喜欢串改古代名人的名字,进而让人联想到古代这个人的行文手法也特别好,这种做法,无形中既改变了我们对那些被定格在历史书中的名人有了更加鲜活的印象,也让我们有了跟历史书中记载不一样感觉,让那些名人活了起来,有了不一样的或真实或更加虚妄的过往,这种写法,既是对历史人物的调戏又是对历史人物的从新解读。刚开始看这种间接利用古人的行文方式吧,多少还有些不舒服,不过烽火戏诸侯文笔好,写的有层次感,渐渐地反而觉得烽火戏诸侯用的好,用得妙,用那位古人是对那个古人的一种欣赏(当然,也有贬低古人的,比如说鱼玄机这个人物,我个人觉得,把她写的有些窝囊了。)

烽火戏诸侯的小说里,对儒家、道家、佛家这三教文化抓的比较紧,但也有侧重点,比较推崇道家思想,其次是儒家,佛门在烽火眼中虽然尊贵,但调侃的意思多,这有可能是烽火本人对佛家文化研究不深,小说里又缺少不了佛家,因此对待佛家圣贤子弟多是随性调侃,或者一笔带过。

本文由刘顶岚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涨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