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念《雪中悍刀行》

2019-03-04 06:09:15

提笔的一瞬间想起了《东北风云20年》。想起了《校花》。想起了《消愁》。想起了《理想三旬》。想起了《飞驰人生》里的那句“成年人的崩溃都是从借钱开始的”。想起了多年前,过年去大伯家拜年,听大伯和伯母聊从前;想起了那一年酒桌上,我问勘测院的雷工,我这以后怎么搞啊,我坚持不下去了;想起来,一个酒局上,一个领导说的那句,半夜醒来,就想,到底为了什么,......多年以来记忆犹新,实不敢忘怀!

想起了我的爸爸,我的妈妈;想起,我做测量的这么些年;想起,大学寒暑假送报纸的岁月;想起我曾经带的学徒们,想起其中一个,在我说“老板看你这样做事,怕是要气死”的时候反手一句,“我妈看到我这样做事,怕是不知道有多心疼”......哈哈哈哈。

琪琪,我曾经有一段“自虐式”的成长。我也曾把自己摆的很低,很低,低落尘埃。我渴望我能够经历一些“风雨”来使自己成长。琪琪,你看到我现在的骄傲。琪琪,你知不知道,我再一次尝试“归零”。我一个临近三十的人。琪琪,我的内心很焦虑,甚是焦灼。琪琪,你说,我的现在是为过去的任性和不努力买单。琪琪,......

摧毁,重建,粉碎,再重建。这就是成长。每一次,把过去的那个自己磨灭,重塑。我不知道,新生的自己,是否就是正的,直的。然而,人生就是这样了。琪琪,朱光潜先生的文字里有这样一句话,“恋爱结婚是生物的事实,也是社会的事实,就要用生物学、社会学和连带的心理学的观点去看,不应带有浪漫或神秘的意味,~~~~现代西方青年已比较能够不从诗的幻梦而从科学的冷眼去看恋爱了”。

从前的你,物质也现实。现在的你,感性也理性。然而,我觉得,这些都是不对的。佛曰“不可说”。上文里,朱光潜先生所说的“科学”二字比较有意思。科学的冷眼,我的理解,平平淡淡才是真,返璞归真。太过炙热,太过理性,都不太对。一份成熟稳健的感情,我的理解是,风轻云淡,却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琪琪,生活是最好的老师。你当珍惜,用心的面对、迎接。

琪琪,成熟,我的理解是,从心态到言行,一辈子的修行。

琪琪,你不知道你多优秀,如同你不知道,如何运用自己的这份聪慧。

琪琪,山上的师傅说,山下都是老虎;可是,师傅没有说让你回去呀。

琪琪,人生五味,个中滋味,细细品来,都是你的粮食。

琪琪,我观众生,众生观我;你我不弱于人,亦不强于人。

琪琪,你知道五劳七伤吗。《择天记》里长生不死的屠夫,以及我曾看过的修仙类网络小说里那些修真者,苟活千年万年,......我曾有一句口头禅,不过尔尔。取自,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我笑人,亦笑我自己。有的时候想起,也会有些怀念那样的自己。

琪琪,是你,以及你推荐(最开始是强迫吧?)我看的一些书,在你的帮助、引导下,我终于扭转、端正人生态度;是你让我明白,中正平和。如果我还是从前的我,有些人我早让他滚蛋了;有些火,当时就发了;有些关系,早就去他娘了;......我的骨子里不喜欢那样肤浅的自己,但是,我的行为习惯使我自然而然的肆意狂放。

琪琪,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你知道我想要成为怎样的自己。且,你一直在把我往那里引。我记得在家爹白喜事之后,一个舅舅跟我说,你是一个读书人,那么多年的书不能白读了呀。

琪琪,做人,别扭啊。因为长歪了,要把它扭正。因为,知道不对,改不了;甚而,有的,压根就没觉得哪里不对;有的呢,感觉到哪里不对,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哪里不对。

琪琪,徐凤年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官二代。琪琪,也许,我的社会层次使我接触不到很高层次的人,但是书里有。书里,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都有。

琪琪,认识你以前,我看书几乎不看第二遍,都是小说嘛。从初中二年级,《今古传奇.武侠》到初中三年级的韩寒,高一的郭敬明,痞子蔡,高二的《都梁三部曲》(《血色浪漫》、《亮剑》、《狼烟北平》)一直到后来很多年的网络小说(辣条小说)。《雪中悍刀行》,是我这么些年,看过以后,“回甘”最多的一本。

琪琪,你说,你喜欢我曾笑的像个孩子一样干净,现在都有褶子了。

琪琪,我要和你说一声对不起。近来,我很是有些急躁,是我自己的问题,会很强烈的反感你对时间的不珍惜,对目标的不执着,对于自我的迷失,......我答应过你,我会很有耐心,一直都有耐心。我很抱歉,近来,没能做到,是我自身的原因,过于急躁。并非我看不到你的成长,我一直都知道你的优秀,你的聪慧。只是,一种时不待我的感觉,挥之不散。

琪琪,说到后来,我其实是已经忘了去说什么。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你懂的,对吧?

琪琪,从前,我喜欢优美的文字。现在,我只期待你的生活能如诗如画。末了,附上一段你可能不怎么喜欢的诗句。但是我是真心希望你好好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