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维持住盛大的自我.

2018-06-30 06:46:10

今天入职上一家公司一周年的日子,前几天小伙伴开始约聚餐了,今天敲定下来之后包括远至千里的我组成的群就9个人,是入职时候的半数。此刻的我又是自由的状态,仿佛人生从未走过这一步棋。

要说时间快成什么样子了呢,就是记忆一点也没模糊的时候,那些需要仪式感活动来纪念的日子悄然而至。可能是自己一直过的不算满意因而太清晰的去感受时间的流逝。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妄想记录下来。

真是潦草又紊乱的一年,非要加上一点意义或者功的说获得了什么,又得回去翻翻笔记本了。爱记录的人,不太好的情况就是对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太清晰,哪一天,那一天天气如何,我在干什么,我在想什么,我想你在想什么。

最新的一本孔雀绿皮面的笔记本启用在2017年11月4日,是去给伶俐当助理的第3天,第一页记录的是《禅与摩托车修理艺术》,有精彩的表达也有自己的思考。却明显是页页都是在给自己找答案、询问为什么,给所有的一切找一个合理的恰当的理由以试图防止自己的崩塌。“根本是时间在消耗我”

说这一大段无非也是还没解脱出来吧,还能清晰感受那些事情发生时候的我的脉搏啊,这些事情成了我生活里的暗涌。偶尔隐隐作痛也足够导致频繁的失眠、食欲丧失、热情和兴趣的消退,我仿佛变成了谁呢。啊,终归是“感冒过后好不了的咳”,终归是总是卷土重来的慢性咽炎或是过敏性鼻炎吧。

其实很早就明确唯一可控的就是自己,所以做了让自己尽量专注的事情。

好巧不巧的,昨晚看《雪中悍刀行》看到徐凤年三次江湖游历结束后准备去见那《头场雪》文豪、会踢蹴鞠的王东厢,现在看来也算是个独立女性的女孩子。

下面对王东厢见过他之后的生活有了一段描述,“可如今不一样了,含含蓄蓄,坐在秋千上总是发呆,偶尔惊觉秋千没动静了才会轻轻踮起脚尖...”说她再也没兴趣写那些“轰动文坛的故事”、只写了桌上零零散散六十张乱七八糟的残句断诗。清晰可见是“王东厢”的小女孩情怀,影响行走江湖啊。这是烽火戏诸侯这个作者很妙的地方,他的江湖里写的下这些细腻的儿女情长,你拉我扯。

想想幼时没有什么判断力(现在也没有)尤其喜欢那些下手非常重的作家,写死要鲜血淋漓动脉切断止不住喷涌,写美要倾国倾城曾经沧海难为水,写爱要非我不可非你不可轰轰烈烈你死我活。

往往看不来那些含蓄又矜持的温柔又细腻的,很久以前写过那些自己想撞墙的日记还是作文也好,字里行间都透露我的顽固,像个360度都是刺的球体,不原谅不放下刺自己千百刀也要鱼死网破,直接又莽撞笨拙又执拗。(所以不难想象小时候我会喜欢安妮宝贝,现在也叫庆山)

而“原来人会变得温柔 是透彻的懂了 爱情是流动的 不由人的 何必激动着要理由”

好像长大了一些吧(我也不确定),开始喜欢温柔的东西,在爱他的时候也明显觉得自己是个温柔的人,想法设法对对方好。

温柔都落空,我就不希望自己再一次坚硬起来,长时间没有了食欲,出去以后碰到什么就随便吃。趁着想要与小伙伴云聚餐的这个理由,恍恍惚惚跑到京华城吃了一顿非常不好吃的日料,日式锅物里的汤真是敷衍啊,然后喝了很多杯玄米茶,结账时候发现是收费的嘻,就不是很开心。就是趁我还能说得出仿佛人间无烦恼的话语时,在心里默默祝福,前程似锦、万事如意。

我们都是初入这个大世界里一年的时间,似乎走到现在都不是很满意很开心。不工作的二十天里,我每天都会出去走一圈,看看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看看那些在生活里满头大汗的人,也看看那些精致曼妙女郎。经常感到迷茫,对世界,他人和自己,都是想不通的事,最近禅起来就是想不通就不想了罢。

我是其中尤为动荡的,但也只能自我安慰,毕竟路在脚下,已经走成这样,也不能再差了,连焦虑也只敢悄悄的。朋友们却莫名其妙总说相信我,啊明明我是个多么多缺点的人,也有可能是她们除了相信我也不知道该拿我怎么办吧。

这个公众号从一周推一次变成了一个月一次,哎我好想无辜说一声我也不知道时间那么快啊。

前些天晚上朋友让我给他表妹解答高考报志愿的一些问题,忽然又想到自己真的好老了,高考已经过去了五年。

而我还在这里想不通自己该走什么路做什么样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