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雪中悍刀行》相关粉丝资讯

江湖梦

2019-02-19 07:21:17

“应邀来作,暂无作,炒炒冷饭,也好吃哒”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而在五千年的历史洪流中,中国有一个外邦皆不曾有过的地方,那便是江湖:一个容纳世间百态,光怪陆离的壮阔之地。身在现代的我,浪漫且幼稚的我,一直心心念念的有一个江湖梦。

真正的江湖并非只有行侠仗义,庙堂之上,沙场边疆,皆可纳入江湖的范畴,因为真正的江湖,有的是一种意气,一种风流。

不知是从何时诞生了江湖这个概念,也难以考究。兴许是第一个仗剑出行的游侠儿历览山川,打抱不平,入了酒家,拍钱桌上,直呼小二上酒,那痛饮的姿态折服了众人,便引领了千年的风潮;也许是朝堂之上忠义之臣冒死直谏,斧钺加身而面不改色,便为后世立了一座不朽的丰碑;也许是统兵武将一骑当千,扛纛挥舞,沙场之中那驰骋不落的旗帜便是众军无畏的信念……正是这些荡气回肠,可歌可泣之事,融成了一座江湖,令古往今来无数少年心生向往……

在这座不露声色又暗潮涌动的江湖之中,又有太多忠义死节之士,太多正意明澄之心,太多令人嗟叹之事:

文命治水不入家,范文正一生忧天下,文天祥正气凛然视死归……他们当真不知有更安逸的选择么? 论事勿涉私心意气,命世不计个人得失,这些人才称得上是读书人,才称得上是为人臣!何止这三人,无数读书人手持书卷一步步从乡野走上庙堂,至于后来是成了还是颓了,那都是个人际遇,不足挂齿,唯有这如鲤入江,百花齐放之盛景,才令人为之倾叹。

莽莽人海,前辙多见;苍山古道,不乏来者。为一人而死,是为情义;卫一国而死,是为忠义。一代代相守边疆的人,无异于把半截身子埋进土里,把一身忠义洒在月下,面对敌军浩荡声势,铁兵重骑,他们只有坦然甚至淡然的一句:“来吧,欲犯吾国,先踏将吾身,且死,不避。”卫青,霍去病,岳飞……一个个名字掠过,始终不变的是那忠义之魂,御敌卫国之心。更有不胜枚举的守城武将,可考或不可考,都誓死捍卫城池,寸土不让。无论最后是赢了还是亡了,被人记住了还是遗忘了,这天地,因为有他们的存在而多了一份正义,一抹风流意气。

君不见东海三变入桑田,千载几曾换人间,故人多见山河色,今朝只留书案边。现世已为盛世,但我仍心念一份古意江湖。我想亲眼看看,那巍峨山川中一个个走出的侠义之士,想亲眼目睹文人死庙堂,武将死沙场,想在他们死而无憾的尸躯之旁轻声道慰一句:“这盛世如你所愿。”

雪中,一柄悍刀划过江湖,刀芒映出诗仙纵歌饮酒,高唱:“清风朗月不用一钱买,玉山自倒非人推。”;映出大将远赴边疆,风雪相送;映出忠臣府邸青石流转,万民可安;映出一名剑客于飒风中高呼剑来……整个天地寒而不冷,哀而不伤,在无数悲壮恣意,潇洒风流,浩然涤荡的人间百态中,燃烧着一座江湖的热血与魂魄。

雪,仍在下,火,仍在烧,而我们,怎能忘了这江湖!

此文是该作者初入大学参加校园“言艺杯”演讲比赛时的演讲稿,年少轻狂,以为名次定为前几,没想到决赛都没进,真是好生尴尬。有些读者应该能看出来,没错,该作者是烽火的书迷,烽火老贼......算了,不强求......因为号主名桶小姐,所以以“我心犹同”来发文,这个名字也是一本书,个人认为还不错,推荐。